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语句 >

《赠汪伦》改写[15篇]

《赠汪伦》改写[篇1]

大诗人李白在汪伦的家乡玩得十分开心。可是,时光如梭,一转眼,李白就得离开桃花潭了。

李白舍不得这里的风景,更舍不得离开汪伦这位热情的好朋友。他看着眼前的美景,依依不舍地说:“哎,我们当时在这玩耍时是多么快乐呀!可惜,我现在却得走了……”

第二天大清早,李白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乘船离开。忽然,李白听到了一阵清脆的歌声。李白回头一看,哦!原来汪伦来给李白送行了!

“感谢汪兄来此为我送行。”李白拱着手对汪伦说道。

“李兄,你还记得吗?”汪伦说,“我们当时在这里多么快乐,你走了之后,要经常给我写信呀……”

“有时间的话,我自然会来这里与你重逢。”李白说,“不过,我得告辞了,汪兄。”

“李兄,告辞。祝你一路顺风。”汪伦说。

这时,李白觉得:桃花潭的水虽然有千尺深,但是,汪伦对自己的情意比桃花潭的水更深啊!

《赠汪伦》改写[篇2]

在东方的一个国家,有一位满腹经纶的诗人,他的诗歌是家喻户晓,因此也结识了很多的朋友,可大多数都是些“酒肉朋友”,让他十分苦恼。

有一位农民十分希望能与这位诗人成为好友,可因身世一直无法实现这样的想法。在得知诗人喜欢旅游时,他决定邀请这位诗人一起来观赏风景,以便结为好友,于是写了一封信,寄给了诗人。

几天后,诗人收到了信,只见信中写道:有一宝地,名为桃花潭,潭深千尺,旁有万家酒楼,特邀您来观赏。诗人看了之后,十分欣喜。于是,赶忙来到渡口,租了一艘小船,起身前往桃花潭。

河面上,一艘小帆船,向桃花潭驶去。不一会儿诗人便看到了房屋,房屋虽多,但更像是农家的屋舍,诗人心中满是疑惑。

来到桃花潭,诗人看着潭水说道:“这也不像千尺深啊!潭水如此清澈见底,不如说是千寸深罢了。”“哦,那是我写错了。”农民赶忙回答道。诗人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两人向所谓的“酒楼”走去。

来到酒楼,诗人问道,“不是说这里有万家酒楼吗?怎么只有这一家呢?”“这家酒楼的老板姓‘万’,不就是万家酒楼啊!”农民笑着回答道。诗人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只是个骗局。在农民买酒时,诗人向渡口走去,准备坐船离开。

农民发现诗人离开后,赶忙追了上去,两人在渡口相遇。农民说明情况之后,诗人终于明白了,农民只是想与自己结交,成为好友。因而并没有责备他,于是写下了一首诗,赐予了农民。农民拿着写有诗句的字条,冲着诗人远去的船,大声的呼喊道,“再会!”

《赠汪伦》改写[篇3]

日光倾城,清风微凉,碧波荡漾。李白半倚在榻边,眯着眼,脑袋摇晃着,嘴里哼着诗歌。酒缸倒在地上,酒“咕咚,咕咚”缓缓流出,浓郁的香气在屋内弥漫……

夕阳西下,一阵“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李白。原来是汪伦来了,他站在门外,一袭白衣似雪,脸上满是期待。李白匆忙起身,“吱嘎”一声打开了那扇沉旧的木门。

汪伦豪迈地走进屋内,步伐稳健,手中的酒杯发出清脆的声响。“喝几杯再走吧。”汪伦一边筛酒,一边笑着说。李白若有所思,微微晗首。

汪伦一见,将酒杯放在自己桌前,将酒缸摆在了李白手边。李白一怔,随即大笑道:“好兄弟!”李白端起酒缸畅饮起来。汪伦不胜酒力,喝了几杯便倒在桌子上昏睡。李白望着汪伦,酒缸险些脱手。一想到明天便要离开,他心头涌起了阵阵不舍;他仿佛看到了“万家酒店”和“十里桃花”时的欣喜,想起曾与汪伦畅饮的快乐……

李白独自在月下漫步,身后是烛光闪烁的木屋,李白踱了几步,却又犹豫了一会,最终惆怅着离开了木屋。

次日午时,一叶扁舟从远处缓缓驶来,李白站在江边,心想汪伦也许未醒,但他的祝福永远伴随着自己。李白回望一眼,眼中尽有万般不舍。可扁舟渐近,李白长叹一声,踏上扁舟。

忽然,岸上有踏歌声传来,汪伦赶来送行。李白甚是高兴激动,他与汪伦对视一眼,虽无言,但眼中包含了太多,太多……

李白的双眼渐渐模糊,一滴泪水落在舟上。他轻轻开口,吟道:“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4]

晚上朦胧而又迷人的月色照在河岸旁的一个小亭子里,亭中,李白正同他的知己汪伦一起吟诗作赋,把酒说笑,今晚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亭中说笑,观赏月色,明天李白就将离去……

早晨,天空万里无云,李白辞别了好友汪伦,登上了将要远去的小船,他站在船头,向远处望去,蓝天白云,一片花海,青青的绿色点缀着一片粉红,一阵微风拂面而过,这桃花醉人的芳香扑鼻而来,一阵阵沁人心肺,有一两片桃花瓣飘飘欲坠这时候水面上空一群水鸟“呱呱”叫着,翱翔徘徊,啊!原来水鸟也知道别意呀!李白望着熟悉的风景,陶醉了,心中不由得感叹道:“这儿风景真好,不知什么时候还能看到……”忽然李白听到岸上传来清脆、悦耳的歌声,啊,这是汪伦为李白深情送别的歌呀!听,汪伦脚踏节拍边走边唱,越来越近了。

汪伦在岸上向李白鞠了个躬,满怀深情地说:“李兄,你真的要走吗?”“是啊,是啊,我去意已定。”汪伦失望地摇了摇头:“李兄,你我相处了这么久,已亲如兄弟,你这一走,我真是舍不得啊!”“哎!我的好朋友,你不用这么唉声叹气!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白笑笑说道。“这次我们一别,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会呀!”汪伦心中有万般的不舍。李白心想:是啊,我们这一别还真不知何年何月再碰面!“记得捎信给我哦!”“成人患上癫痫病是什么原因一定一定,你要多加保重!”

这时李白只得乘上一叶小舟远行了,汪伦“保重”的声音渐渐远去。望着渐渐远去的桃花潭,李白的脑海中闪现出与汪伦一起度过的欢乐情景:几天来,是汪伦,与我一起说古道今,与我饮酒赋诗……这桃李花潭的水纵然有千尺之深,可它怎比得上汪伦为我送别的情谊深呢?想着想着,两行热泪滑落下来……

《赠汪伦》改写[篇5]

清晨,桃花潭上飘着浓浓的桃花香气。水面上飘着一个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噢,原来是李白的小船……

原来,李白听说一个岛上的风景很好,尤其是里面的“桃花潭”,便乘舟来到了这里。正巧遇到了好友汪伦,他们都兴奋极了,李白说:“我本来想游览桃花潭的,没想到遇到了你,真是太好了!”汪伦说:“既然这样,那就去我家多住几天吧,我们还可以叙叙旧。”李白便与汪伦一道来到了汪伦家中。

过了几天,李白非常想念远方家中的亲人们,于是汪伦说:“既然先生思亲情切,那就回家看看吧。”于是第二天一早,李白便动身回家。正在船慢慢远离岸边的时候,李白听到了岸上传来汪伦的歌声,原来,汪伦舍不得好友,于是也赶来赠歌送行。

李白感动不已,便找来一张纸,提笔写道: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写完这首诗,李白已经泪流满面,挥手与好友道别……

《赠汪伦》改写[篇6]

李白在汪伦家一住就是半年,这一天,李白对汪伦说:“汪伦兄,我在你家已有半年了,明日我就要离开,继续过我那神仙般的生活。”“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家贫苦,你不愿意再住下去了?”汪伦问道。李白挥挥手解释说:“不,您的家人待我像亲人一样,我怎么会嫌弃呢?只是我一直住在您的家里给你们带来了很多不便,我一定要走。”汪伦见说不过李白,只好答应让他走。

第二天,汪伦送李白来到湖边。李白双手握拳,含着泪说:“汪兄,你对我的情谊,李某没齿难忘!”话还没有说完,岸上就传来用脚步打节拍唱歌的声音。李白一眼望去,啊!是村民们在为自己送行,李白向人群挥挥手,大声说:“乡亲们,保重,我李某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人群中一人说道:“大诗人,您也要保重呀,祝你一帆风顺,咱们后会有期。”这时,一条小船已停靠在岸边,等待着大诗人李白上船。李白踏上小船,深情地对汪伦说了最后一句话:“汪伦兄,桃花潭固然很深,但也比不上你和我的情谊深,让我们撑起友谊的小船,驶向对方心灵的彼岸。”汪伦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地说:“保重!”

船儿渐渐远去,望着李白的身影,汪伦在心底默默地念叨:“李兄,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呢?

《赠汪伦》改写[篇7]

呼啸的寒风,吹落了一片片美丽的桃花;皎洁的月光下,一座长亭里,有两人正饮酒话别,两人眼中都表现出依依不舍……这就是李白写《赠汪伦》前一夜的情景。

第二天,李白收拾好行李,望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汪伦,悄悄关上门,走了。

李白来到码头,叫来了一艘船,给了船夫几文钱,踏上船,安闲地坐在船里。他又不舍地望了望身后那美丽的景色。高耸的青山上,开满着正怒放的桃花,昨晚喝酒的亭子,里面依旧散漫着浓郁的酒香。高飞的白鹭和水里的游鱼都似乎在默默地为他送别。

正当李白要回到船里时,岸上传来了悠扬的歌声。只见汪伦在岸上为离别的李白唱着离别曲,脚上还正打着节拍。李白见了,感慨万分,便拿出“文房四宝”,面带感激,大笔写下了《赠汪伦》。让一只渔船传给汪伦,汪伦泪流满面地读了起来,李白在船上为汪伦打节拍。读完了,汪伦大声地说:“如果今后有空,一定还要过来游玩啊!”李白说:“一定!一定!”

直到如今,《赠汪伦》这首千古绝唱还传承着李白与汪伦两人深厚的感情。

《赠汪伦》改写[篇8]

清晨,晓雾未散,天边只有丝丝微光,一切浸在朦胧之中。一旁的柳树,在晓风中徐徐摇曳,远处的粉墙黛瓦,灰蒙蒙的,空中的云仿佛随时都会压下来。

已近卯时,天越来越亮起来。地上的青石板,几行雨丝在空中无声地滑过,于光滑的潭面留下层层涟漪,若有若无间,好似一道人影闪过,只有雨诉说着无穷的愁怨。

李白久久回望着这个地方,几个月前,他曾像今天一样久久凝望着这幽美的汪家庄,赞叹着这美景,而如今,只剩下无边无际的留恋。留恋那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小桥,留恋那一排排垂柳,留恋那一户户酒家。

最留恋的,是他的热情好客的汪兄。

而等待他一个时辰,却只等来了船夫的一次次催促。他不能再等,只是叹了口气,回望了一眼这给他留下无从眷恋的地方,上了船。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忽闻一阵嘹亮的歌声,阵阵入耳。他顿时热了眼眶。穿过雾气。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汪伦那一脸乌黑的胡子扎,圆圆胖胖的脸,永远有着鱼尾纹的眼角。少了几分仙风道骨,却又有一股和蔼。他大概是从外地赶来,没有穿着以前那些做工考究的衣裳,粗布衫上粘了点点细沙。在他身后,挑夫挑着两坛美酒。李白的眼睛顿时蒙上了一层水雾,他快步下船,来到汪伦面前。只见汪伦也流下了激动的泪,仿佛两人已离别了上千年。

进了岸边的凉亭。美酒佳肴摆上了,汪伦在杯里倒满了美酒,两人只是对饮。李白又忽地想起,汪伦曾在信中写道:“此地有万家酒店,十里桃花。”自己便慕名而来。不想,却是万家开的酒店,而“十里桃花”只是一条街名。到现在仍是有些惆怅,店里那酒,那时光,那快乐,那笑容,仿佛只在一瞬间灰飞烟灭,眼里又含满了清泪。那无数的话语,无数的不舍,无数的悲哀,此时只化作两行清泪。

汪伦,默默地从怀治疗癫痫那种药好中取出一只精美的砚台。李白知道这是汪伦最珍爱的东西。汪伦把砚台轻轻移到了李白面前。李白没有退却,汪伦说过:“这种东西怎么配得上我这种粗人!只有你才能拥有它。”小小的一只砚台,李白拿在手里,却有千斤重。世上,那能买得到这样珍贵的情意呢?

二人正沉思时,只觉肠断桃花潭。从来都说离别不易,这两位饱经风霜的中年男人,经过无数次的离别,却仍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悲哀。

船夫当然也被这情景打动,无奈卯时已过,不得不发话:“客官若再不走,恐怕……”汪伦举起手,打断了他的话,继而对李白说:

“太白兄,保重!”李白欲回头时,汪伦又叫住了他,默默的倒上了最后一杯酒。两人举杯,举杯,再举杯,最后一饮而尽。

李白上船时,只是凝视着远方,任眼泪打湿他的衣襟。船行远后,他回过头去,眺望那消失在雾气中的身影。歌声,仿佛还响彻在耳畔……

李白不由感慨万分,便取出笔墨纸砚,写下《赠汪伦》一诗: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9]

秋日萧萧,黄叶飘飘,落叶在湖水中激起圈圈涟漪。李白站在码头上,双眼盯着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船上的艄夫轮着船桨,嘴张了张,却也没说什么。李白继续极目远眺,见等了许久也没丝毫动静,自嘲的摇摇头。也是,毕竟是自己独自出来,汪兄怎会知道?算了,走吧。

李白缓缓的转过身,一只脚已踏上船,却再次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湖旁的垂柳摇曳着那枯黄枝叶,远处的青山在刚蒙蒙亮的世界里若隐若现,天地间一片静谧,仿佛找不出第四个人来。李白狠狠心,回过头指挥着书童将行李放进去,准备出发。

“知己兮,朋友兮,饮壶浊酒分别兮......”书童侍剑人小耳灵,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歌声,主仆二人在汪家庄呆了近两个月,怎会连汪伦的声音都听不出。他无比惊喜地对李白道:“大人。是,是,汪大人!汪大人往这儿来了!”李白一听,有点恍惚,他问道:“此话当真?”侍剑激动极了:“此话断然不敢有假,您瞧,真是汪大人!”

李白往书童指的方向看去,果真见到了汪伦。只见他迎着霞光,后面跟着两个人,肩上都挑满东西。看形状,不难猜出是两坛酒。待汪伦再走近些时,耳边的歌声也越发清新,“待到到将来复还时,举杯对饮心兮......”汪伦的轮廓逐渐明朗,李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汪伦眼眶边的红晕。

李白正模模糊糊想着,汪伦却已来到他的面前,他将两个酒杯在酒坛里灌满,把其中一杯递给李白,豪爽地吼道:“来,干着这杯!”李白接过酒,一饮而尽,接着反应过来,又仔细看了看那台那酒坛,不由得大惊失色:“这酒,莫不是你府中那坛足有80年份的桃花酿?!”汪伦刚喝完那一杯酒,有点儿被呛到了:“不错,正是那酒,太白兄,感觉如何?”李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不错就成,太白兄,这酒可是连我家老父80岁大寿都没舍得喝的珍品,你可要好好喝完,一滴不剩!”汪伦一挥手,后面的仆人立即将扁担抬过来,在汪伦的指挥下放进了船舱。

“汪兄,你这是做甚?”李白看着那浩浩荡荡的样子,连忙表示不用。“没事儿,太白兄,里面也没什么,就是一点儿我们这边的特产罢了,还有这个,”汪伦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荷包,听声音就知道里头有不少盘缠“一点儿小心意,太白兄一定要收。”李白连忙推脱,但到底抵挡不住汪伦的热情,还是收下了。

“汪兄,以后你在家庄中,要保重身体以后还是少打猎,待我回乡后,不出一年,我再回来见你”李白拱手对汪伦道。

“太白兄,旅途长久,你也保重,切不可伤了身体,还有路上要绕山走,小心强盗,你若要回来,汪家庄的大门始终为你敞开!”

“喂,客官,你还乘不乘船?再不上船,今晚打尖儿都没地方!”艄公在船上拍打着桨,不耐烦的说。

“又不是欠你钱,一两时刻等不及?”一向爽快,好脾气的汪伦却为李白而动怒,甚至不惜降低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这万一给传出去了,连累的可是汪家府的名声啊!而我李白只是一个行走江湖的诗人而已,一时李白有千言万语想说,却无从下口,只能看着两个模糊的身影在一字一句的争吵着。

李白即刻迈动步子,大步插在两人中间:“好说好说,既刻就走,汪兄,昔日之后,我再来见你!你可一定要保重啊!”李白上了船,登上船头,望着汪伦,心中默念:今日一别,不知还何时能再重逢,汪兄保重啊!他展开长臂,踮起脚,用力地挥手,泪流满面地与汪伦道别。

“太白兄一路走好!”汪伦大声喊道。汪伦沿着河岸踏着歌声,为李白践行,可终究船快于人,湖水漾着波纹,尘雾渐渐散开,幽静的空气弥漫在湖上,汪伦的身影逐渐变小,逐渐成了一个黑点。

趁着酒兴,思绪万千,李白大喝道:“纸笔拿来!”他手持大笔,端坐在凳上,直了身板,笔锋婉转,笔走龙蛇,锋发韵流,“唰唰”几声,一篇四句诗使成了,轻轻咏起。

“李白乘舟江欲行,忽闻......”

离别

《赠汪伦》改写[篇10]

在唐代的泾县,住着一个叫汪伦的人。他十分敬仰“诗仙”李白的才气,特想邀约李白到他的故乡来坐客。

因而,他托关系捎了一封信给诗仙李白,信中提到:“老爷子钟爱走桃花运吗?大家这里有十里桃花;老先生喜爱饮酒吗?大家这里有万家酒店。”李白收到这封信后,十分激动,马上便提前准备马车前去泾县。

这是为什么呢?为何李白见到“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会出现异常激动呢?这是由于李白不仅喜爱游山玩水,更喜欢饮酒作诗。那么漂亮又有很多酒的地区,李白怎能不想要去呢?

两个人一小儿颠痫病发作急救怎么做碰面,李白便急不可耐地拉住汪伦,问:“汪伦兄,我早已肚子饿了,哪个‘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呢?快带我一起去看景喝酒吧!”汪伦听后,开怀大笑起来,这让诗仙李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见李白疑虑的小表情,汪伦说:“李兄,你太急了!‘十里桃花’是大家这里有一个桃花潭,方圆十里;‘万家酒店’是由于这儿酒店的老总姓万。”诗仙李白听后一愣,从而一边开怀大笑,一边拍着汪伦的肩说:“不错啊,老弟,把我都耍了一把!”两个人一见如故。

接下去的生活,汪伦带著李白畅快地游山玩水、饮酒作诗,每日都高高兴兴地过着如仙人一样的日常生活,这更是李白所向往的生活。一天,家里捎来一封信,告知李白家里有急事。应对热情好客的汪伦,李白不太好张口说要走,只能在临走前的晚上给汪伦留有一张小纸条,表明他回家的缘故。

第二天的清早,李白踏入了回家的小船。他恋恋不舍地转过头看了看仍在睡觉时的泾县,刚准备充分让船家坐船,地面上忽然传出了一阵梯步歌唱。李白回头一看,原来是汪沦!汪伦笑着说:“李白兄,要走都不早和我讲,大家这里有一个送客风俗习惯,每一位顾客走时,全村群众必须踏步歌唱,欢送顾客。”李白听后很打动。正当行为此刻,船家说:“客官,状况下不造,该动身了。”李白回过头舍不得地抹了抹泪水,大声地对汪伦说:“再会啊,汪兄!”汪伦一边招手一边说:“大家一定会再相见的!”

船离岸账户越来越远,诗仙李白感慨万千,为汪伦写成了一首《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如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11]

春天,桃红柳绿,鸟语花香,到处是生机勃勃的景象,在这繁荣的季节里,李白却得知自己的父亲病重,希望可以见到他。李白心急如焚,有没有告诉好朋友汪伦,只是写了张纸条放在桌子上,然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到桃花潭。

风光旖旎的桃花潭水如平镜,到处种满桃树。现正是3月初春,桃花盛开,将潭水映得一片桃红,杨柳依依,加上桃花已探出头来,粉的似霞,白的如玉。

看到这样的景色,李白眼前不禁浮现出与汪伦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白,天一起荡舟桃花潭,两岸桃花争奇斗艳,让李白诗兴大发,写下了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名诗。晚上,在皎洁的月光下饮酒谈话,快活得似神仙,细细欣赏这无限的美景,他们还站在山顶上眺望远方,谈谈自己的梦想,说说人生的乐趣……

就要离别了,李白热泪盈眶,这时,岸上传来了清脆悦耳的歌声,原来是汪伦。

汪伦见李白跳上岸,连忙问道:“李兄,你真的要走吗?”李白说:“我也不想离开,但父亲十分思念,我必须回去。”

汪伦紧闭嘴唇,说不出话来,李白见此情形,又说:“汪伦兄,我们的友谊比天高比海深,我永远忘不了你,我忘不了我们一起饮酒的那份恬静,一起赏月的那份惬意,一起讨论诗词的那份痛快,我回去一定写信给你。”

汪伦听了这句话,缓缓开口:“李白兄,一路保重,下次一定要回来,我还要和你一起饮酒赏月,论诗词呢。”

船一点一点远去,汪伦望着李白渐渐远去的身影,久久凝视着不肯离去,李白极目远眺,发现汪伦还站在岸边目送自己,便随口吟诵道: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12]

汪伦是个有钱人,但他非常敬仰李白,佩服他的才华,竟然写出这么好的诗。偶然的一次,他打听到李白就在他家附近,他知道李白喜欢饮酒赏花,就左思右想,终于想出来一个办法,于是他就给李白写了一封信,信中写到:“我这里有十里桃花,万家酒楼,请您来欣赏”。

第二天,李白来到汪伦家,见到了汪伦兄,汪伦说:“原来您就是李白呀!”“正是在下”,李白答道。“真是久仰大名呀,听说您很有才华,见到您真是万分激动呀!”李白说:“这里怎么没有信中写到的十里桃花,万家酒楼呢?”汪伦巧妙的回答:“十里桃花就是这样著名的桃花潭,万家酒楼就是一位姓万的老板开的酒楼呀!”李白心里佩服汪伦的聪明才华,没想到还有这么聪明的人,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呀。

随后,他们就入酒楼,开始品尝美酒,汪伦介绍:“这是我们这儿最好的美酒了,他是由高粱大米酿成的好酒,颜色呈淡黄色,味道鲜美极了,听他们说,只要喝了几杯,就会提高记忆力呢!”他们一边说笑,一边欣赏月色,顿时觉得非常舒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直到晚上。

就这样他们又游览了好几个景点,几天的时间不觉间就过去了。李白要走了,汪伦非常伤心,在李白刚要踏上小船时,忽然听见脚步声,原来是汪伦带着家人来送李白,李白很受感动,诗兴大发,写下了一首诗送给汪伦,这便是后来脍炙人口的《赠汪伦》。

《赠汪伦》改写[篇13]

子时已过,春光透过窗纱,洒进了昏暗的屋子。

李白收拾好行囊,快步走出了房门。船停于岸边,艄公挥挥手:“相公,上船吧!”李白踏上了小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莫名的悲伤――朋友们离的离,别的别,惟有他自己,犹如这潭上的小船,泊在这静静的深潭之上……

春雨像个调皮的孩子,从空中飘落,轻如牛毛,细如丝线。小舟随着微风悠悠飘荡,潭面漾起阵阵涟漪。

“这里的景色真美……”李白轻声痴喃道,“可惜汪伦兄……唉,不提也罢……”坐在船头,他痴痴地望着远方的缕缕炊烟,眼前不禁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幕――

黄鹤楼上,两人把酒言欢,不醉不归;长江岸边,情深意切,依依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惜别;鸿雁寄书,道不尽男儿之志,报国之心……

想把这记忆抹去,可惜,不知何时这回忆已深烙于心,不能褪去。

忆昨夜,美酒佳人,兄弟畅谈;望今宵,手足分离,各散一方。

“罢罢罢,忘了也罢。”

李白长叹一声,回过身去,命艄公启航。伴着竹梆敲击江底石块的轻响,小舟渐渐消逝在迷雾尽头。

此时,岸上传来了汪伦的歌声:“太白太白,胡不归,何忍别!不知今日一别,何日方能相聚?”

江心,传来了李白爽朗的笑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却不及汪伦兄予我之情啊!一生得此知己,足矣,足矣!”

一瞬间,李白诗性大发,泼墨挥毫,写下了那首千古流传的《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白雾里,茫茫一片。

小舟渐行渐远,隐没于山谷之中……

《赠汪伦》改写[篇14]

凌晨,码头上大雾漫天,连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的脸。岸上迷雾环绕,四周静悄悄的,连一个针掉下来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时,已是丑时,天上黑朦朦的,星星的亮光仿佛跟白天的太阳一样。

在汪家庄上,隐隐约约亮起一丝光,走近一看,一道光芒照来。一弯明月挂在空中,微微的月光照在地上,照进了屋子里。“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一名男子,穿着白长袍,系着白腰带,一把白胡子垂在在下巴下,一把长剑挂在腰间,一副堂堂君子的模样。他,正是诗仙李太白。他提着一件件衣服,慢慢地推开了门――此时此刻,他正在想:汪伦现在正忙呢,我也就不去找他了,免得打扰到他。船已在码头停下了,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一些雨丝飘下来,落到了李白的伞上。看着汪家庄,他挥手再见。心里默念着:“汪家庄,再见了。”

正当李白要上船时,岸上响起了歌声――“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这时,一个撑着伞的人出现在李白面前,手里拿着盘缠,身后跟着一些童子。此人正是汪伦。李白见了,拿着伞,缓步走去。这时,已是寅时,李白站在汪伦面前,嘴微微颤动着。

船夫见了,不禁开口抱怨:“哎,两个文人呐,难伺候……”说着,开始摇头了。岸边的挑花已探出了脑袋,水中泛起一丝波纹。一丝声音从李白的口中传出:“汪伦,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李白说着,不禁失声了。“太白兄,没事的,你是我的朋友,即使再忙,我也回来给你送行的。”汪伦穿着蓝袍,系着宝蓝腰带,拉着李白的手,轻声说。“谢谢你,汪伦,百忙之中抽出空来送我。我们在汪家庄的记忆永远在我的心头。”“太白兄,话也别这么说,今日,我带了丝段十条,还带了一坛美酒,让我们再喝一杯吧。”说着,只见汪伦背后的童子拿出一坛酒,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十条丝段。

“来,太白兄,干一杯!”汪伦大喝一声,端起酒杯。李白也随之端起酒杯,两人的酒杯一碰,“嘭”的一声轻响,一饮而尽,酒杯空了。“汪兄,还记得吗,你带我游过了那个桃花潭,那的水可真深你,那,再怎么深,也比不上我们之间的情谊!还有你的府,绿树环绕,重峦叠嶂,令我记忆深刻。”“哪里哪里,小的还比不上您这位大诗人呢!”汪伦摸着头,脸颊红了,有些不好意思。一阵风拂过,几片树叶从树上掉下了,飞过了李白上空,飞过了汪伦头顶。李白这才接过那十条丝段,饱含深情地看着汪伦,汪伦也注视着李白。

此时,只听船夫的呐喊声:“客官,时辰不早了,你再不走,我可要先行一步了!”李白听了,忙跟汪伦和告别:“汪兄,我们后会有期!”“太白兄,有空再来看看我们!”汪伦说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李白上了船,汪伦和自己的童子一齐朝李白挥手。船夫划着桨,走了。随着汪伦的影子越来越模糊,两行泪划过李白的脸颊。正当汪伦他们要离开码头时,远处传来吟诗的声音――“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赠我情。”汪伦听了,藏在眼眶已久的泪,流出来了。

《赠汪伦》改写[篇15]

盛唐时期,有一位小财主名为汪伦,他很喜欢结识名人,由此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

某日,他突发奇想,想结识著名大诗人李白,可怎么结识呢?要知道,他在李白面前就是一株小草,而李白则是参天大树,要想请他来,可能性为零。

不过聪明的汪伦很快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利用李白爱游山玩水和爱饮酒的特点,写下了一封信,告诉他这里有万户酒家,还有千里桃花,若是不能欣赏一番,便是此生遗憾。

这李白见了,不禁大喜,心里想:哎呀,这人可真是热情,亲自请我去参观他家乡的美景,还有美酒品尝,岂不美矣,如此盛情,不可辜负。

汪伦接到了李白后,大摆宴席,带李白游山玩水,热情款待。李白也很高兴,但他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问汪伦:“嘿,老兄,你的信中说的千里桃花、万户酒家在哪儿呢?”汪伦笑呵呵地带他到了一个潭边,像导游似的说:“我们现在到的这个地方名叫桃花潭,据当地老人介绍,此谭有千尺之深,怎么不是千里桃花?”看着汪伦一脸认真的样子,李白哑口无言。

接着,汪伦带他到一家小店,李白一打听,酒家的老板姓万,还真是“万户酒家”。

聊了这么多天,李白要走了,忽然听见一阵熟悉的嗓音,原来是汪伦在为他唱送别歌呢,李白感慨万分,写下了千古流传的诗――《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