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惺惺相惜》【长篇连载之九】_散文网

【九集】:惺惺相惜。

我们的早稻田一般都是用水淹着的。稻田里有水,谷子收割完,把湿稻草担上来,就可以直接犁田插秧了。那个时候天老是干旱,水很难放到田里来。这不,为放水,队与队之间常常是舞刀弄棍的打得不可开交。上面的领导来解决问题结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于是,就只好采取抽签的形式:每个队叁个小时轮流的放。可这个方式也不是特别的好,往往是水刚放到田里,上面就已经断流了。只有保持稻田里的水不流失,就能为生产队节约好多的工和了。但是,稻田里有水,也给收割稻谷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生产队男女社员们按队长的指示被分成了两个组:队长和会计两个人每人各带一个组。每个组大大小小男女老少将近有二十几个人。那大一点的稻田还好说,人摆下去稀稀疏疏没什么的。可要是稻田小的话,那田里就只看到人的脑袋了。队长周叔带的组的劳动力比较齐,但难度比较大。稻田里很烂,而且泥巴非常深。有的地方,你不留神的你就掉田里面的坑里了。掉坑里?没有两个人拉,你是上不来的。

是一个身强力壮的正劳动力,是队长亲自点名要他参与到他这个难度比较大的一组的。只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疼我的父亲看到已经八岁的我,还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的逛荡着。于是,他决定也让我参加到这轰轰烈烈的双抢运动中来。原因有二:一是队长和父亲历来就是好哥们,队长新上任,父亲就想尽的全力来帮助队长。二来我也确实年纪比较大了,八九岁了还整天在外面飞天蜈蚣惹是生非的闯祸。参加集体劳动,正好磨练一下我的野性。再者,我的小哥们都是听我的,我上了,他们一定也会跟着上。如果我们哥们几个都上,就能够成为集体一股不小的力量。于是,在父亲的软磨硬劝下,我只好答应带领哥们几个披挂上阵了。

我们这个组收割的第一丘田是队里的成都看癫痫哪家医院权威老大难。这丘田是队里遵照上面的指示‘移山造田’和‘改坝造田’填大坝改成的。有着足足的五亩地。由于稻田是用土培起来的,所以稻田里的大坑小坑是不记期数。人如果精力不集中,稍不留神就掉里面了。

终于,早稻的收割正式开始。首先是们下田把稻禾割倒在地。只见十余个清一色的妇女,风风火火的就从半圆弧形状在稻田里一字摆开。于是,‘沙沙沙’手碰稻禾和镰刀相撞的响声,像一曲美妙的音乐顿时在田野里凑响。( 网:www.sanwen.net )

四妖精今天也来了。说来也怪,她看到队长在这个组,而且又是组长的,就一定要参与到这个组:说是什么人多力量大?还说什么自己有一份热,就一定要发一份光?邪门,这么多年谁也没有见她下过地的四妖精居然要参加劳动?岂不是怪事?惊得队里的社员们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她。然而,四妖精好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竟然表现得十分的从容和冷静,面对众人的讥笑和讽刺她也置之不理,硬是死打蛮缠的就跟着来抢收了。

只见手拿镰刀下田割禾的四妖精换掉了早晨吃饭的衣物,十足的一个农妇样子的打扮。用绸子扎起来的头发顶上戴了一顶新草帽,早上紫色的上衣被换成了一件崭新的米白色短袖衬衣。只不过,米白色衬衣映出的裹胸,依然是早上那条红红的围巾包着的那很有弹性的胸脯。下半身米黄色的半节裤子的里面,依然是两条令无数男人都心动的长长的玉腿。看着四妖精的人是比其她的漂亮,潇洒。但她干活就明显的比其她女人要慢一些,毕竟她很少下田的。然而,四妖精今天能够这样,就已经是太阳从西边出了:确实令队长了好一阵。

太阳已经老高,眼看着稻田里的稻禾也割倒了一大片。于是,打谷机江苏苏州抗癫痫的药轰隆隆的响声终于在田野里唱响了。分工很明确:队长周叔和父亲是桶上的主力干将,两个人就负责拌禾。保管员彭叔夹在队长和父亲的中间只帮忙踩机子。出桶,捡草包括拖草,都是牛伯和‘小眼睛’父亲的事。稻田距离生产队的晒谷坪太远,挑谷就安排了两个年轻人。我们哥们四个被分成两边,每边两个由一个正劳动力领着抱禾。于是,八九岁大的我们哥们几个,在烂泥巴的田野里,就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的磨练。随着打谷机不停的轰鸣,树上的宣婵也争先恐后你追我赶的唱着就它自己能够听懂的流行歌曲。而在哭泣的泥泞稻田里,我们就用自己的小脚一步一步的丈量着我们自己人生的距离。

队长不愧是个好队长,父亲果然是个好帮手。从滚筒和稻禾脱粒欢快的笑声中,就可以看到滚筒和稻草很快的热恋了。这时候,激情四射的男人们发威的雄性的吆喝声是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呵,来啊!呵,来啊!”吼声惊天动地。像精灵在田野里晃动的我们哥们几个,浑身也都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使劲的跑着。我们就把自己比作是电影里面的小英雄张嘎子了,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我们前进的步伐。你看烂泥巴被我们踏在脚底下,是显得那么的软弱无力。飞扬跋扈见缝就插的污泥,被我们的小脚赶得是慌不择路四处逃窜。而那沉甸甸的稻禾和我们的小手是紧紧的抱在一起,笑得那么的开心。慢慢的,随着太阳的升高,温度的加剧,稻田里的气氛是越来越浓,社员们的情绪是越来越高涨。终于,忍耐不住的女人们索性也拉开了野性般的嗓子发出一声声的尖叫:“哟……哟……”这么壮观的场面,慌得路过我们头顶大汗淋漓的热风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

四妖精已带红晕有如擦了胭脂般的漂亮脸蛋,被那厚脸皮的汗水死死不停的纠缠着。她站起身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那条用花香浸泡了的小手帕,用套着袖套的右手轻轻的抚在自己有点难受而又模糊的脸上。感觉稍微舒长春癫痫到哪家医院好服了一点的她,斜着眼神望着干活的队长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她透过手帕和手指的缝隙,看到了队长周叔有如巨人般的身躯,在不停的忙碌着大喊着:周叔的样子很清晰的映在她的脑海里,宽宽的额头,大大的眼睛,厚厚的嘴唇。看到豆大的汗珠顺周叔的脸上不停的掉下去,四妖精居然自己有点心疼了:“冤家呀,你总是有那么多使不完的力气?你累成的这个样子,难道你就不知道人家心疼?哎!你是个好人有本事的人,可就是我四妖精没有福气了。老天啊!你真是不公平呀?我们有情人不能成眷属?我心中的有哪个能够知道啊?”想得的四妖精的脸上,已经分不清哪是泪水哪是汗水了。多情的她用那深情的余光久久的注视着队长周叔,注视着自己心上人。于是,她的心就不在自己的身上了。

“扑,咕隆,咕隆......”突然,转眼之间,来不及反应,踩着坑的四妖精的人就只露出上半个身子了。只见稻田里的淤泥还在咬住她的身体不停的往下拖:一分,一寸......已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了。眼看着四妖精马上就要从地球上消失。“救命啊......”吓得面无人色的四妖精张口嘴巴拼命的大喊:“救......”当她第二个救命的‘救’字还只刚喊了一半,在桶上反应灵敏的周叔就把他手里还刚捅进机子的稻禾狠狠的摔向了天空,两只泥脚对准泥坑里的四妖精方向大步的跨了。他像追赶食物的猎豹,他用‘刘翔’那百米跨栏的动作......终于,手和手死死的连在了一起。顿时,呼吸停止,空气凝固,无数双望着的眼睛射出了太阳一样的光芒。

队长终于抓着四妖精的手了。这双没有瑕疵的小手,这双让他可望而又不可及的美手,这双让他多少次想抓而又不敢抓的温馨的软乎乎的玉手。他就这么紧紧的抓住,生怕自己一不留神的一松开手,四妖精的人就会突然的不见了。其实,精明的队长知道四妖精的脚已经到底了,田里的坑原本就太原哪家医院癫痫好这么深。可他还是这样使劲的抓住。他知道,这样的机会在他的一生中不多,也许就的只有这样的一次。所以他一定要把她抓住,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中,从而感受这片刻间的温馨和欢愉。

四妖精终于拉住队长的手了。这双让她魂牵绕,永远都够不着的大手,这双让她在梦中轻轻抚在自己无憾深情的脸上的大手;这双让她在无数次梦中牵着她走向未来的大手。是的!她要永远的抓住这双大手,只要抓住这双手,自己就能够得到极大的。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脚已经踩到底不再往下沉了,可她还是这样死劲的拉住。莫名其妙的她甚至想着:地球是不是就这样的毁灭?

怪事,四妖精的旁边还是有几个女人的。只要她们把手简单的一伸,四妖精马上就脱离‘危险’了,可她们就是直至不理。原因,是她们都在恨着这个女人:这个把她们家的男人的魂都牵走了的女人,这个长期让她们家的男人把香挂在嘴边的女人;这个本来就长得很漂亮的可还要打扮得这么漂亮的女人……让她们每个人都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所以,她们才懒得理她呢!尽管她们也知道坑也就齐腰的那么一点深,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可她们刚才居然异想天开,希望地板突然的裂开,让四妖精整个人狠狠的全部沉下去:死了多好啊!扫除了他们心中的阴影,这样她们的心里就不会不那么的踏实的了……。然而,就是这个泼辣的骚女人:让可爱的队长,竟然这么不要命的发疯了似的跑过来,气人不?于是,她们就知道自己今天错了,而且是犯了不可原谅的大错。因为,队长也是她们心中的偶像,也是她们心里单相思的恋人。只不过,她们都是把藏在了自己的深处,不善于表达出来罢了。早知道这样?哎!何必不把手简单的伸一下呢?可于今,迟了?两个人的手已经紧紧的连在一起的分不开了。

【十集】:人模狗样。

首发散文网: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