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窗帘] 窗 帘谭 亚 红题记:秋月始纤纤,微光垂步…

窗 帘

谭 亚 红

题记:始纤纤,微光垂步檐。曈昽入床簟,仿佛鉴窗帘。(出自南朝梁刘绰的《望月有所思》)这是南朝时,刘孝绰说的那个,就是挂在窗户上的东东。

妞妞叫我叔叔,其实是伯伯。我的女儿比她大,今年18,满完19后,就读大三了。女儿大了,要跟前妻一起。妞妞喊我叔叔,是她嘱咐的。第一次见面,她问我,多大?你猜!40吧?我不知道,在她妈妈的心目中,我是否:真是那么!

就是法院的一纸文书,我成了“孤家寡人”! 孤家寡人,才踏上了相亲之路。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网:www.sanwen.net )

小车功放里播放的是《小芳》,居然与我要相的同名,不是,就是这么巧合!

相亲,就是去会妞妞的妈妈。妞妞的妈妈叫小芳,8年前就在小镇上开了一家优尚窗帘。我们经介绍认识,才有了交往。有一天,小芳的妈妈跟我说,她还是想在农村找一个算了。她说,她不想几年后,又打回原形,回到小镇。难道,就因为我是一个有份保障的城里人吗?小芳曾跟我说,有了安全感,她愿意温暖的,稳稳的再一回。这会,她决定:两年内不再谈婚论嫁。我不晓得,她对的恐惧,竟然超过了我。

小芳妈妈说,,妞妞的爸好上赌博,输掉了那些年小芳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积蓄,还在外面偷偷借了债,小芳这才结束了那段婚姻。

而我,只是前妻领走我所有的工资,还取走了我的住房公积金,用掉了我医保卡上所有的钱后,才将我唤进了法院。

当年,小芳的确没有太多责怪妞妞的,只是觉得,怎不能让他再把妞妞以后的学费、生活费赌光吧!

妞妞的成绩真滴好,除了英语,都在90分以上。妞妞说,如果英语上来了,她就是全班第一。

说到英语,小芳的做法,也逗!初中毕业的她,就为了妞妞,只能硬着头皮去学着听英语单词,似懂非懂后,偶尔要求妞妞过来跟她背背。至于音准不准,到底对不对,她并不知道,只是听起来,好像差不多,就行。昆明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p>

我看了,只说,寒假的时候,应该把妞妞带到城里,找个好点好点的老师,单科补补。

我和小芳才刚刚认识不久,还没有好到那样那样的地步。可说到妞妞,她也觉得在理,只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妞妞的爸爸每月还是给了小芳这妞妞五百元的抚养费,说是太少。按照妞妞现在的生活学习标准,对于小芳也只能算是一种安慰。

好在,8年,小芳的优尚窗帘在小镇上,已经有了小小的名气,虽然做的只是挂在窗户上的这些帘子,可小芳的名儿也跟她的这些窗帘一样,早已走进了小镇周围方圆几十里的人家。

这8年,看似蛮好蛮好,其实小芳不易。妞妞还小的时候,小芳只顾着赚钱,不管风里来,还是里去,她从不会顾及的身体状况好不好。如今,只要刮风下雨,就是一身痛,落下了寒湿的病根,加上这几年的劳累,所以很瘦,小镇上的人们就叫她瘦妈妈。可就是小芳再忙,也不会忘了给妞妞买上一些好吃的,还尽量去妞妞的胃口,这以来,把妞妞养得是胖乎乎的,也叫胖妞妞。

小镇蛮大,可住在镇上,与妞妞一般大的小不多。而小芳一个人开着这家优尚窗帘,要去量那家那户的尺寸,要进什么布料,要配什么的花边,即便做好了窗帘,还得自己想想,如何怎样去安装!仔细替她想想,这样七里八里的事儿,的确太多。就算有些空闲,也没有更多的与妞妞玩耍。

写完作业,妞妞想玩要玩。也只能与隔壁的几个小朋友一起,她们还小,玩的项目不多,又没有什么新鲜的玩法。没几天,妞妞就开始腻味了,很烦躁。

几天后,我又去了小镇。妞妞拿了一副扑克牌,让我与她玩。我想了想,说,可以,就玩24点!妞妞的数学不错,加减乘除都会,算个24点,应该不难!4张牌,每张牌只能用一次,对于妞妞,还是具有挑战性。

妞妞发了4张牌在桌上,四张牌分别是3、8、Q 、K,我特意等等妞妞,她很快压住牌,3×8=24,K-Q=1,24×1=24!

妞妞又发了4张牌,依次是3、6、7、8,这次我没有等妞妞反应过来,就出手了。3×8=24,7-6=1,24×1=24!

妞妞不干,她也在压牌。我说,妞妞,你要算出两种方法,可以算你的。妞妞跳了起来,说,好!梧州中医癫痫专科医院7比6多1,8比6多2,一共多了3,把多的3挪给3,加上6 ,这样就是4个6,把4个数加起来,总和就是24。

另外,妞妞依葫芦画瓢,利用乘法口诀中的四六二十四,有了6,再找出个4,从3、7、8里面凑出4,7-3=4,8-4=4。出来了,8-7+3=4,4×6=24!

接着我和妞妞又玩了好几局。开始的时候,我总是“输”,偶尔,也赢上一回,总之,似乎是妞妞总比我算得快。这样,她开心!

小芳停下缝纫机,问:“你们谁最厉害!”

我望着她,只是笑一笑。

妞妞放下扑克牌,说,还想出去玩。

我提议,要不然,我们开车一起去韶山走走,吃完晚饭再回来。

小芳无语。

妞妞摇头。

“好烦滴,冒跌人跟我玩!”或许是单亲家庭,妞妞忽然会歇斯底里。

小芳生气了,说,妞妞,你打电话给你爸爸,要他回来,带你去玩。

我望着小芳,用眼神示意她,不能这样说。没错,爸爸,带她去玩。对啊!可,现在爸爸又在哪?

毕竟我只是“叔叔”,还不能给她这样这样的!

唉!,懂事会早。为这,或许说,我当年对自己的女儿也有些残忍。仅仅只有5岁15天,还小。我便残忍的,早早地,让她了开心好玩的幼儿园。那么早?去上学,崽崽,她还小!第一年,我和前妻子回到家,都不会出门。每天,在家,守着她,看书,业。入学后,虽然结束了我在幼儿园门前的停留,却又开启了我在校门口的。

停留和等待成了我那时的专利,可以平复一点我心中的愧疚!

作为和男人,也许我很不称职。说这些,不是因为我不努力。即便是参加工作的那会,我,只有一张职高的毕业证书。可凭着画画,间或写点“豆腐块”,很快就赢得了领导的青睐。不止当上了班上的组长,还经常借调去钢厂机关工作。后来,尽然还是凭了那张职高的证书,聘了干。当然,努力也不止这点点。在职的学历教育,不但读完了大专,还随即考上了本科,继续就读。不久,提了科干。可无论我是否年轻;也无论我是否真的有才干。赶上单位剥离,换了个徐姓黑子的头儿,我也黑到了家。即便在钢厂中级癫痫病哪里医院好管理岗位上已经是唯一一位拥有管理成果的佼佼者,也不管你是否已经斩获了当年度的“先进生产工作者”称号。其结果,竟然还是撤职。

“钱嘞?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前妻常说。因为失去职务,就意味着失去了一个家庭很大的一块收入。前妻这么说,我的确不能怪她。

其实这样,那个妻子不会这么想。

何况,让妻子们大跌眼眶的不止我一个,在钢厂,还有徐工、健哥那两个爷们,也是由于“能力”,相继被徐姓黑子下了岗,换上了清一色的女性。

下了岗,就没有了起码的收入。孩子,要读书。妻子,要生活。对孩子,对妻子,对家庭,特别是不能给孩子一个好的或正常的环境。好在,我在婚前就已购置完一套比哥、姐家房还大的,70平新房和一些该有的家当。这样说,少许会让我心安吧。

下岗,也没有办法!不过,对于我,正给了去幼儿园停留以及学校等待,有了一个合理的托词。为家,为孩子,为妻子,我应尽量扮好了这个角色。

“爸爸……”崽崽一蹦一跳过来,边走边喊。

“走,回家去玩!”

听听,等到孩子的那份喜悦,看似简单,可不是谁都可以用和来描述的。

“嗯嗯!”

还是妞妞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妞妞倔着嘴,不敢出声,只得放下牌来,口里嘟囔着:这辈子,只有妈妈可以打我!这辈子,只有妈妈可以骂我!这辈子,只有妈妈可以……

这两天,我忙着要在家完成一篇文学。回家,在微信里告诉小芳,说,过几天再去看她和妞妞。

看她,我居然每次都是借着看妞妞的由头。那天,我照例还是买了妞妞喜欢吃的薯条、奥利奥、香辣干,还有好多好多的副食品。

其实,小芳,三十才刚出头,幼稚脸蛋上嵌着几颗小痣,头上箍着细黑的铁丝发夹,与她青丝般的头发扎在一起,这样年轻,甚是好看!

“诶,你好!”见面,我还是忙着打打招呼。

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美!不是我不喜欢美女,不是我不懂风情。看到美女,当然我也想直接扑上去,扑上去……

可那天去以前,我在家炒了个苦瓜,熟了,没出锅,就想先尝南京哪看癫痫最好尝味道。不料,太烫,还烫坏了我的嘴皮。看到小芳这样的美女,不想,才怪!不然,我去小镇干啥?只是这样,让我那天心里没了想也不敢想的底气。

“我忙,你去跟妞妞玩吧!”

这次,妞妞也不知道玩啥了。只是无语,但还是认真的看着我,似乎也明白我此行的目的。我告诉她说,伯伯喜欢你,若她考上江声,我会每月去接她回家。妞妞点点头,表示同意。

妞妞要去隔壁玩,我只好进门。

“芳芳,你和他说了吗?”小芳妈妈问。

“他就奔着这个事来的。”小芳知道:我已经喜欢上她。

“你这样,太累,如果能有个男人喜欢、爱你,养着宠着你过日子,多好!”小芳妈妈又说。

“我知道!”

“……”

“他只是喜欢,就不说爱我,就……”

隔着小店里的样品窗帘,我听着。

其实,我的这个喜欢就发生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即便不是十八岁,也不是一时的冲动,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已经爱上她。可那天,在车上,她说,如果有人真正对她好!有了安全感,我就会用心去温暖他,稳稳的幸福!听得出,是她的真心话。真是这样,用心温暖,才是天底下男人最希望得到的那种幸福!平素里,我喜欢文学,从刚刚认识,我就已经开始提笔写起了这部《窗帘》,只是想:如果现实生活和文学作品,真如此,那不,也是我的福份。

但终究我腼腆,或许我此生只能随缘!

临走,小芳说,两年,等妞妞上了初中,再谈……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我太喜欢这首歌,也喜欢小芳住的这个小镇。

我想,只是两年,我不知道她和我的约定是否可以成真。但这两年,她未嫁,我未娶。或许就在两年后的某月某天,小芳,她只须露出一点点小女子的矫情。我也不再停留在大男人的文学世界里,就一男一女,撩开窗帘这个东东,突破我和她设也没设的那道防线,届时,我与小芳就不止在清赏这秋月始纤纤,微光垂步檐的,或许就已经是陶醉在曈昽入床簟,仿佛鉴窗帘的日子里了。

首发散文网: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