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孩子别哭古典文学www.hlmsw.cn,万圣南瓜妖在哪,热血无赖 双下巴家撬锁,时尚搭配掠美,魏如久,梦想世界善恶点

孙莺莺,乍一听起来,还有点像崔莺莺呢,这名字。不过这个女孩子,长的也真叫俊呢。大眼睛,樱桃小丸子的头型,高挺的鼻梁,比樱桃大点的小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会说话。

说起来,莺莺是个自闭的孩子,现在普遍的孤独症患者,她大概算一个。 文学网

这应该是源自她不健康的家庭环境。她的父母,从她有记忆以来,不停的吵,有时甚至发展到动武。那时小小的她,蜷缩的一边,瑟瑟发抖。她从不敢上前去拉住他们,而他们,似乎在打架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注意到屋子里那另外的一个小生命。 www.HLMSW.cn

小小的生命,那样的煎熬着。她盼着,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长大,她想长大了,就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快乐的生存。 HLMSW.CN 文学网

对了,快乐,在幼小的她的心里,竟然是久违了的东西。 WWW.Hlmsw.cn

她不爱笑,她总是在担心,父母,是不是又在吵架。 WWW.Hlmsw.cn

他们吵架的时候,如果她饿了,她是不敢吱声的。所以,七岁的时候,她便自己能够做饭,尽管,她曾经为了切黄瓜把手切破,流了很多的血。可是她没有哭,她想,自己遍体鳞伤也好,只要他们不吵架。 HLMSW.CN

莺莺没有朋友,她不爱说话,很少有人听到她说话,不过她说话的声音,确实很好听,名字没有白取,她说话声音就像黄莺那样动听。

www.hlmsw.cn 文学网

有一次,邻居小强说莺莺是哑巴,莺莺气的抓住小强的脖领,一把将小强推到墙边,将他的头可劲儿地往墙上撞,也不知道小小的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小强吓傻了,都忘记了反抗,待莺莺松手时候,他一溜烟跑掉了,再也不敢招惹她。

WWW.HLMSW.CN

十二岁的时候,莺莺问妈妈,你爱爸爸么?妈妈惊讶于小小年纪的她居然问出这样的话,妈妈沉吟很久,说,莺莺啊,我跟你爸性格不合,我们可能会离婚。莺莺说,好,你们早该离了。 www.HLMSW.cn

后来,莺莺的爸爸妈妈真的离婚了,莺莺判给了父亲。 www.hlmsw.cn 文学网

妈妈嫁人了,她很少去那里。 文学网

父亲也许是由于失意的原因,开始出了赌博就是喝酒,小小年纪的她,要自己做饭和洗衣服。她,更少说话了,只是喜欢看书,看很多很多的书,有时候会开的咯咯地笑,有时候会嘤嘤地哭。她的世界,活在虚无缥缈的小说里,她已经不觉得现实有什么所谓了。

姑姑给她买了个半导体,她拿磁带放着歌,也随着唱,渐渐地,她发现,自己能学得跟原唱差不多。

WWW.Hlmsw.cn

有一次,班上所有同学都要唱一首歌,治癫痫的好方法都有哪些轮到她唱时,班上一点声音也没有,很多人都震惊了,她,平时不说话的她,居然有这么好的嗓音。 www.HLMSW.cn

她的班主任和音乐老师说,音乐老师听过她唱歌后建议她去艺校系统地学习,说这孩子的嗓音难得,是个天生的音乐方面的人才。 HLMSW.CN 文学网

高考时候,她报考的是星海音乐学院,没有悬念地被录取了。

WWW.HLMSW.CN

在音乐的世界里,她尽情舒展着自己,那是她的乐园,她像只快乐的百灵。 hlmsw.cn 文学网

的确是天分,莺莺的音乐才华也得到老师们的认可,刚入学没多久,她就是学校里的小有名气的人物了,很多同学都知道她,也有不少殷勤的男生主动对她好。 hlmsw.cn 文学网

可是,她却冷若冰霜。也许,感情,是她不能够相信的东西。父母失败的婚姻,是她心头一块伤,那伤其实还在,只是不流血了罢了,碰一碰,还是疼。很多男生都碰了一鼻子灰,她冷美人的称号由此得来。 HLMSW.CN 文学网

只有他,凌志坚,这个瘦骨嶙峋的南方男孩,他一直坚持着对她好。

他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是莺莺的同学的同学,他起初到这个学校,本是来看他同学的,他的同学是莺莺的室友,于是认识了莺莺。

世界上也许的确有种东西叫做一见钟情,他对她,确实是。他看见她,忽然就觉得,她便是他这么些年一直期望的女朋友的样子。她的沉默,他感到心疼,他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是有一种伤在心里,所以才会把自己封闭着。天底下有谁不喜欢温暖不喜欢爱,拒绝,一定是因为曾经深深受伤。

WWW.HLMSW.CN

他主动跟她搭讪,她有时回他一句,有时不怎么理,他倒完全不计较,依然如故。 WWW.Hlmsw.cn

他去的更频了,莺莺的室友说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莺莺白了她一眼,你别多事了,她室友笑笑,我这个老同学,那是相当执着,不信你瞧吧。莺莺不理。

莺莺的生日,一大束玫瑰,在寝室的门口,玫瑰花上面插着一枚粉红色的卡片,上边,是李治的那首《相思怨》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 弹著相思曲,弦肠一时断。莺莺笑,居然还知道李治这诗。心里,对他有了点好感,可是她依然不为所动。

莺莺的QQ开着,有人加她,名字叫弦断谁听。莺莺觉得这个名字有意境,便通过了验证。那人先是发过来一个笑脸,接着又给她讲了长长的一个故事。讲他自己从小生活在爷爷奶奶家,他一出生便没了母亲,他的母亲因为生他大出血死亡,所以他都没有亲自看见过他的母亲,只从照片上看到母亲的样子。他的父亲,在外面做生意,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都有限,后来父亲娶了别人,又有了别的孩子,除了钱,他觉得父亲再没给过他更多了,他说他小的时候很自闭,后来遇到一个老师,这个老师像妈妈一样对他,逐渐他开始敞开心扉了,他觉得世界依然很美好,虽然父母不在身边,可是还有爷爷奶奶的爱,只要癫娴病对以后有什么影响心里有阳光,那就走到哪里都会感到温暖。

www.hlmsw.cn 文学网

莺莺有所触动,是啊,只要自己心里有阳光,走到哪里都温暖。

想想这些年的自己多么自私,总是要求父母对自己的爱,其实父母,或许也很无奈。他们没有爱情的婚姻,要考虑到她的存在才迟迟没有解体,她有些能够原谅父母了。 WWW.HLMSW.CN 文学网

此后,莺莺开始喜欢和这个弦断谁听聊天了,她把自己这么多年的苦闷一股脑地倒给他,她依然没有安全感,她相信隔着网络,是安全的。 HLMSW.CN 文学网

每年的夏天,莺莺都变得更瘦,因为这个时候,她都特别不爱吃东西。志坚会买来一些零食什么的给她,她爱吃果冻,他就买很多。

WWW.HLMSW.CN

莺莺说,你给我买这么多东西多不好意思啊,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志坚说,不胜荣幸。

志坚告诉莺莺,在他眼里,莺莺就像个孩子,他会情不自禁地想关心她,想对她好。莺莺说,谢谢你,我知道,你和其他的男孩子不一样,你从来没有说要我做你女朋友之类,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从来不要求我为你做什么,就是这一点,深深感动了我。

志坚说,我会一直对你这样,这是我心甘情愿这么做的,我不要你的任何回报,除非有一天有人对你比我对你更好,否则,我愿意在你身边,哪怕做你的一个小跟班呢。莺莺笑了,这么弱不禁风的小跟班,要是遇到危险了,不定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呢?

WWW.HLMSW.CN 文学网

他俩都笑了。 www.HLMSW.cn

他说,莺莺,你不知道么?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甜,可爱的像个孩子。

WWW.HLMSW.CN 文学网

她说,也就你觉得我像孩子,在我自己心里,一直都当自己是个成年人。

www.hlmsw.cn 文学网

他说,你只是缺少爱,不说明你不喜欢爱,不渴望爱。我要给你很多很多的爱,我一定要让你越来越快乐。 WWW.Hlmsw.cn

她说,事实上,遇到你,我已经开始改变了。

hlmsw.cn 文学网

晚上,她对弦断谁听说,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他了,弦断谁听说,好啊,这是好现象,你的世界,开始有人走得进去了。 WWW.Hlmsw.cn

她的梦里,志坚的影子,款款深情,在向她求爱。 文学网

醒来的时候,她奇怪,自己的脸上,挂着笑容。室友问她做什么美梦呢,笑着醒的。

文学网

志坚的早餐送来了,她匆忙吃了治疗癫痫哪种方法有效一口去上课了。

手机短信响,志坚,我同学要过来,陪我去见见呗,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打下了,好,你等我。 www.HLMSW.cn

也许,这就叫情难自禁吧。

WWW.Hlmsw.cn

男女之间,有爱的话,不是你想隐便能隐想藏便能藏的。都在心头,都在眼角眉梢。

hlmsw.cn 文学网

自然而然,他们走到了一起。 文学网

初次,他牵她手,两个人都害羞地不自然。 HLMSW.CN 文学网

二十几岁的人了,似乎对于他们来说,谈恋爱这回事,好像还第一次呢。

文学网

他喜欢叫莺莺孩子,他始终觉得她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不在乎她的大大咧咧,不在乎她的坏脾气,他包容着她的一切,他眼里,他如同他自己的孩子那样,他可以全盘地包容。 hlmsw.cn 文学网

她喜欢欺负他,也习惯了欺负他,她会走着走着说我走不动了,在熙攘的人群中,他蹲下来,她爬上他的背,说你再胖点好啦,不然我怎么感觉我在欺负你?他说,要不呢?你以为你不是在欺负我啊!他说,不愿意拉倒!他说,我这是被周瑜打的黄盖,你愿打,我愿挨。她笑。 WWW.HLMSW.CN 文学网

做了他的女朋友,她感到自己被宠得像个女皇,从未有过的感觉,以前那个要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的小姑娘,现在正在颐指气使地,有人为她做这一切。 WWW.Hlmsw.cn

她怕打雷,小时候每当打雷下雨的时候她就缩在角落里,她恐惧那样的天气。 WWW.HLMSW.CN

她上网跟弦断谁听说了她的这种恐惧,那边说,不要紧,我先出去一会。她正生气呢,心想,本来打算上网放松一下,可倒好,那边人闪了。

没多会儿,敲门声,她吓了一跳,问谁啊?那边的声音让她放了心。是志坚。

她仿佛知道了什么,问,该不会?志坚把手放到了她嘴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她扑到志坚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好像怕他凭空消失了一般。

HLMSW.CN

要毕业了。她找到志坚,跟他商量两个人怎么选择,毕竟要到一个城市的,不然回到家乡,这一南一北的见次面都难。志坚说,你愿意跟我走么?莺莺点头。 WWW.HLMSW.CN

来到志坚父亲所在的城市,志坚带着莺莺去见他父亲。整个的见面,让莺莺觉得时间怎么像静止了一般?他父亲说话,衣服儒商的派头,问了莺莺的家庭之后,他父亲的脸沉了下来。莺莺明白,他大概是忌讳她父母的离异。她反正是觉得爱怎么怎么吧,父母的事也不是她能够做得了主的,何况,她爱的是志坚,将来也不是一定要跟天津癫娴病哪家医院好这个老头子在一起生活的。可是,她低估了这个老头子,也高估了志坚。

HLMSW.CN

很明显的,志坚的父亲不同意志坚和莺莺之间的交往。志坚坚持着,可是他的父亲态度很明确,要么,你带她走,你将一无所有,所有财产一分钱也不会划到你名下,要么,分手,家产的一半是你的。

WWW.HLMSW.CN 文学网

莺莺很自信志坚会选择她,可是她错了,当她看到志坚支支吾吾地表白的时候,她就该彻底死心了,可是恋爱中的女人是最没有头脑的女人,她还对他说,我们不要财产,我们自己奋斗。志坚那边在说,奋斗?我们这辈子也挣不来那些财产。 WWW.HLMSW.CN 文学网

莺莺转过头去,她的泪,已流了满面。这就是她铁了心要跟着的男人?如此的软弱,爱情又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hlmsw.cn 文学网

她开始收拾衣物,志坚抱住她,说,莺莺,我舍不得你。她推开了他,他带着哭腔道,我还会找你的,等我翅膀硬了的时候。

WWW.Hlmsw.cn

她狠劲地推开他,拖着箱子,跌跌撞撞,离开了他们租住的小屋。 HLMSW.CN

她任凭双脚带着她,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她该去哪里,哪里还能收留她。只是倔强的她不允许自己回头,爱情本来就是一个赌,既然敢赌,就要愿赌服输。 HLMSW.CN 文学网

除了唱歌,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对了,唱歌,她看到一家夜总会招歌手,她想,试试吧,总要吃饭的。 WWW.HLMSW.CN

因为有了她,这家夜总会更火了。 www.HLMSW.cn

人们喜欢她的声音,也爱看她的人。不时的有客人起哄要她陪喝酒,老板人不错,不为难她。 hlmsw.cn 文学网

生存,有时候是人们意识不到的坚信,在生存面前,你要放下身段,要忘记身份。什么高消毕业生,什么优秀学生,到了社会,一切要从头开始。她觉得,人生,又给她上了很深刻的一课。

www.HLMSW.cn

下雨了,她没有带伞,走出门的时候,雨点已经不小,她索性就那么走在雨里。 文学网

感觉雨小了,却发现身边有了温度,是一位年长的阿姨,一把伞撑在了她头上。 HLMSW.CN 文学网

那一刻,她哭了。那阿姨说,孩子啊,下这么大雨不带伞怎么行,小心淋感冒了。这伞你拿去,我包里还有。

那一声孩子,让她的心疼痛不已,再多的爱,终究不敌现实的风雨。望着阿姨远去的背影,举着伞,她就那么站在那里,良久。 www.hlmsw.cn 文学网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