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飞不出凤凰的村庄-

    天气真好,这是冬去春来的第一个好天气。
    车迎着朝阳,碾着残雪,在一条沙石路上奔驰。
    跳动的车是一只唱着催眠曲的摇篮,我们被摇晃着懒慵慵地合上了眼皮。坐在前面耐不住寂寞的老王干咳了两声说:“望着今天去的方向,我想起了那个女孩儿。”听老王说,我们都睁开了眼,我旁边的小宋哼了一声,她以为老王又要谝那些无聊的话题。老王是文化馆副馆长,工作认真能干没说的,就是嘴不牢,爱拿女同志开玩笑,小宋有点瞧不起他。
    “这是一个真实的女孩,很小,我见到她的时候只有五六岁。”老王下意识地解释说。
    “后面的呢?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宋说。
    老王说:“不,只说
    这个女孩儿。”
    老王接上前面的话茬儿说:“六年前的3月中旬,那次下乡也是一行四人,坐的是一辆早退伍了的机部车。车就朝着这个方向开去,要一直开到最偏远的柳沟村。注意,这个柳沟村的“柳”字,不是姓柳的柳,是柳树的柳,早年那里没住人,只生长着一沟柳树,人见沟见柳就叫柳沟。后来柳沟之东的几块坡地上陆续住上了30多户人,这个村就叫柳沟村。此村姓杂,却没一户姓柳的,所以说,如果把这个村的人都看作柳姓那就大错特错了。”
    小宋说:“哎,我说副馆,编不上就拉倒,谁爱听你这没盐没油的故事?”
    老王说:“咿呀,我为什么要编那些呢?是真的!”
    小宋还是“哼”了一声。
    老王继续说:“车开到山梁上就下不去,只好由司机看车,吴馆长、老赵和我乘自己的11号下山。我们进村找到老支书,这位老支书就姓马不姓柳,村里人叫他马支书。我们向马支书说明来意,他就在喇叭上哇啦哇啦一阵,不一会儿不少男女老少像看大戏一样涌进村部的院子。院子比较大,马支书呼人搬来三张桌子,几只凳子。我们摆开摊场书的书,画的画。那个村子里的人哟真费解,你看,他们不看书画,却一个个眼直呆呆地看我们,看得我们额头上滚水豆儿。全凭我们都是有几岁的老男人,脸皮厚,有撑头,要是换上小宋这样细皮嫩脸的大姑娘,嗨癫痫病怎么治疗 吃什么药!准逃跑了。”
    “听听,他又编派我!”小宋说。
    “别急,重要的在后面哩。”老王继续说:“虽然是一次送文化下乡活动,但书画作品要收一些钱的,以文补文嘛,要不下回连坐车的油钱都没有了。为了照顾贫困村,油钱也不要了,只收纸墨成本钱,但他们连这些都不愿掏,只好白送,可是,白送他们也不要,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好像作品烫手,或欠不起人情似的,闹得我们好尴尬哟!马支书还算热情,说物轻义重,远远的来一趟不容易,强留我们晚上住在那里。第二天上午我们又搞了几幅书画留给支书,表示对他的答谢。就在这时,我们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尖厉的女童音拉住了我们的脚步。”
    老王不讲了,小宋说:“嗯,我明白了,是那个女孩。下面呢?”
    老王像没听见,自语道:“哟,这吐不出象牙的嘴怎么痒痒的,烟瘾上来了吧!”他慢悠悠地取香烟,摸打火机打火抽烟。老王这着真厉害,小宋急得叫起来:“你坏呀你!”
    司机小张也叫起来:“你快呀你!……”
    正在我们等得耐不住性儿的时侯,老王才接上前面的茬儿说:“那个女孩喊:‘叔叔!看我的画!’我们扭过头,见是一个五六岁,瘦瘦的却很俊的女孩儿,她双手举着一幅画。大概是担心我们看不清楚吧,她踮着脚,画举得高过头顶达到了极限。画画在四开的学生用纸上。画面是这样:粗粗一根树杆,三根岔枝上长着三片大叶子,挂着三个大果子,中间的那只叶尖上站着一只鸟儿;树下立着一个女孩儿,大大的眼睛,直直的鼻梁,小小的嘴唇,两条浓黑的辫子一直垂到地面;树上面是一颗光芒四射的太阳。画是用墨笔钩捺,女孩儿的上衣、树上的果子和太阳都涂成红色。不说画画得怎么样,那大胆的着笔,丰富的想象,更重要,那么一点人就喜欢上了画画,并敢在大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作品,让我们惊叹不己。”
    小宋说:“嗯,我知道了,那树、小鸟是女孩儿描绘的美好的大自然,那太阳是女孩儿所需要的阳光空间,女孩儿、她的大红衣服,尤其那两条长长的辫子是她对美的追求。女孩儿的作品,让我不由与国际大师凡高的画联系上了。凡高所追求的不正是这种不可思义的组合,奇特浪漫的意境吗?当然女孩儿没有那样高的艺术境界和理论水平,但那是一颗童稚心大胆、热烈、全面的展现。”
  &nbs癫痫病的#!好治疗方法p; 我说:“是的,那幅画说明她是一个很聪明很有天赋的孩子。”
    小宋说:“是呀,只有五六岁的一个小孩子呀,不简单,真不简单!人多认为,城市的孩子比农村的孩子聪明,其实不然,农村也有挺聪明的孩子。”
    老王说:“从女孩手上脸上涂摸的斑斑墨红说明她画那幅画很不容易。”
    小宋说:“可不是,我上初一才开始真正学画,那个难度呀就像是在蚂蚁嘴上描胡子,蚊子指甲上涂色。高中毕业补习一年才考进兰大美术系。父母怨我起步迟,进步缓。这个女孩子比我强多了,有出息,一定有出息!”
    老王言归正传地说:“小女孩两只黑豆眼睛灼热地又怯怯地看着我们。吴馆说:‘哟,画得挺不错吗!’小女孩儿听到�E奖反羞得把画藏在身后,又转身躲在一个中年妇女身后,大家把目光投向中年妇女,闹得她也是一脸绯红,中年妇女说:‘这个不知害臊的碎女子,昨天一整天呆在这里看画画,饭都不回来吃,今天一早就坐在房子里画,画了半天就画了这样一幅画。那红色是剥了门上的春联用唾沫泡湿涂上的。’马支书听了高兴地说:‘呵,我们山沟里要飞出凤凰啦!打祖辈没听说有个画画的,女画家更是不想的。碎女子,好好画吧,给我们柳沟村争口气!’在场的人一听一阵轰笑,小女孩儿更羞得急钻进他*的后衣衫内,把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用衣衫严严实实地捂住,又不老实地一个劲儿晃动,在众目睽睽之下中年妇女更�l得难堪,笑骂着扭身撕打自己的女儿。”
    小宋说:“女孩现在十二岁了吧,该是在上小学五年级。我相信她还画画,王馆,我们去柳沟村吧,去看看那个女孩子!”
    “胡说,怎么改变计划,这是馆工作会义上决定的。”老王说。
    “她是一棵好苗子,如果她还是那样爱画画,我就做她的课外辅导老师,让她将后考美术院校,让那个山沟真的飞出一只凤凰来,别辜负老支书和全村人对她的期望。”小宋说得很动情,老王回头看我,显然是征求意见,我笑笑说:“谁让你话多,话多招事吗。”
    司机小张插话说:“老王,反正你们去哪儿都是一回事,就满足小宋的要求吧!”
    老王犹豫了一下说:“三人为众,我确也不好违众意,但怎么向馆长解释呢?”
 &n呼和浩特癫痫权威专科医院bsp;  小张说:“将在外,其令不受吗,馆长生气,我们都向他解释解释就没事儿了。”
    老王说:“好,我们去柳沟!”
    车拐了个弯儿又跑了好一阵子,到一个山梁上。小张停下车和老王下去察看路径。老王说:“哟,已经有了机耕道,小张,车能下去吗?”
    小张说:“可以。”
    车头转向机耕道。路很陡,车开得很慢,没一会儿我们觉得车倒立起来,屁股撅得朝了天,只差几厘米就有翻下百丈坡沟的危险,我们都把心咬在口里念佛哩。老王轻声问小张:“怎么样,行吗?”
    小张说:“行。”

老王叮嘱说:“小心!”
    车渐渐平稳起来,过了几个湾到了村头,大家才把身心放松。呀,吓出坐车人一身汗水,也吓出开车人一身汗水。
    这个村两面都是高山,中间是一条深沟,沟里长满了粗大的柳树,与老王说的完全相符。村子在沟的东边儿上,村部还是原来的旧地方,增修了两间新房子。马支书退职了,新任支书姓孙,是一位年轻人,孙支书热情地招呼我们,给我们泡茶、递香烟,然后呼来几个小伙子把三张桌子和三把椅子搬到院子中间。听到通知的村民陆续来到院子里,老王和我铺开画毯开始写字作画。专攻工笔花鸟,小写意也很不错的小宋却没有动起来。她问孙支书:“那个画画的小女孩呢?就是五年前让文化馆的老师们,看她自己作的画那个小女孩?”
    孙支书弄不明白她问的是谁,村里人也互相看看,都愣着不说话。一个脏兮兮像小猴子的男孩忽然说:“噢,我想起来了,你问的是她,你等着!”小猴子丢下这样的话一溜风跑了。不一会儿小猴子拿着一卷纸来,他把纸卷给小宋,说:“那年文化馆老师夸的就是她的画,这幅画是她去年春画的,老师一直把它贴在教室墙壁。”
    小宋打开纸卷,一株鲜艳的水彩牡丹立即露出来,上面还有两只翩翩起舞的彩蝶。此画稚拙中见睿动的灵气,大红厚绿仍然反映着女孩的对美好生活的强烈追求。她的画有很大的进步。
    小宋看画的落款说:“宋春叶,她姓宋?”
    小猴子说:“是,她就叫宋春叶。”
&nbs兰州哪里看癫痫病p;   小宋笑着说:“呀,她还是我的亲妹妹哩!”
    小猴子说:“她和我是同一个班的学生,念五年级。”
    “她在哪儿?快把她叫来,快,快去呀!”小宋说着,手推小猴子。
    小猴子说:“她不在。她妈妈不让念书了,打去年秋收后就跟着亲戚去兰州抱孩子挣钱去了。”
    “啊!”小宋似头晕了一下,侧身倒在桌子上。老王叹了一口气,我的心也像被什么刺了一下隐隐地疼。突然,小宋像一只暴怒的母狮吼道:“她的妈妈在哪里?你给我叫来!”孙支书见小宋发怒,解释说:“我们村里人穷,大多一家只能供给一个孩子上学。春叶哥考上初中了,春叶妈妈只好让她罢学。”老王也打圆场说:“一定有她的难念经哟。”
    小宋忽地站起来说:“这不是一个孩子上不上学的问题,这是犯罪,夭杀了一位艺术家!”
    小宋激烈冲动的语言并没唤醒包括孙支书在内的所有柳沟村人灵魂,反而把小宋当成疯子。他们先吃惊地不解地看着小宋,后就挤眉弄眼,嘻嘻哈哈地低声说笑起来。小宋看看面前这些傻傻乎乎的人,无助的瘫坐在木椅上。小宋呆坐了一会儿,就好像什么事儿没发生似的,作起画来。但离别时她的画没有留给村民。
    我们有兴而来,无趣而归。糟糕的是小张的车上山的时候不让我们坐,还要我们推着屁股往上爬。好不容易上了山梁,我们三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就坐在路边稍息。小宋搽干汗水,歇歇,取出她的画让我们看。原来那是一幅漫画,几座光秃秃的山峁,几处呲裂的破沟夹着几间瘦小的瓦房。这些都覆盖在一张大网的下面,一只似雏凤的鸟欲飞却被大网撞落。题名:“飞不出凤凰的村庄”。从画中我们进一步触摸到小宋内心深处的隐痛,不,这是一声强烈到让万壑轰鸣的呐喊!
    是呀,穷困的网能把所有吞没。穷山沟里的人要彻底获得解放,走向光明,就必须先揭掉千百年来揭不掉的这张穷困的大网!

                 1996年5月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