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我妈在新加坡当婚托

  01

  我叫徐凤,1988年出生于湖北鄂州的一个小县城。大学毕业后,我投奔了已经在新加坡定居的舅舅。舅舅早年从麻省理工大学毕业后,移民新加坡,并在那里娶妻生子。

  舅舅对我这个唯一的晚辈非常心疼,花费了很多的精力和金钱,帮我入籍新加坡,我还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厅。我将所有精力都投进咖啡厅的经营中,生意还不错。

  在新加坡站稳脚跟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劝妈妈离婚。我妈是音乐老师,却长期被我爸爸家暴。他俩总是十分默契地在我面前掩饰,我妈也为了我而一直隐忍。直到高中,我才发现真相。

  其实之前我也劝过,可妈妈却总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也许那个年代的人就是这样,虽说没有感情了,但就是不肯离婚,感觉离婚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自从我去了新加坡之后,妈妈的态度渐渐有了变化,她说她也想跟我一起享受这五彩斑斓的世界。

  妈妈点头同意离婚之后,周围亲朋好友轮番上阵,做通了我爸的思想工作,他们的婚离得很顺利,也很迅速。离婚后,妈妈独自生活了一段时间,工作之余,她就跳跳广场舞,给艺术生上个课,整个人鲜活靓丽了不少。

  2014年,外公外婆相继因病去世,对我妈的打击很大,让她觉察到生命无常,亲情可贵,所以决定提前内退来找我。2015年春节前夕,我妈以投靠亲属的方式,获得了新加坡入籍批准,和我们团聚了。

  起初,我带妈妈逛遍了牛车水、圣淘沙岛、清真寺等大小景点,虽然这些地方我曾不止一次的去过,但能和妈妈一起去,我真的很开心。我妈这一生看上去虽然过得还不错,可我知道她心里很苦很苦,能对她尽点孝心,我心里很欢喜。

  那些天,我妈跟着我一路疯,一路笑,到处都留下了我们母女俩欢乐的脚步。新加坡是双语系国家,华人占了70%以上,我和我妈住在华人最集中的地方,到处都是耳熟能详的普通话,没有所谓的语言障碍,一切都很顺利。

  只是,我能带给妈妈欢乐的时光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很快,我又开始按部就班的生活、工作,我妈除了给我收拾屋子,做做饭、洗洗衣服,大多时候都很清闲。人生地不熟,她又不爱出门,舅舅舅妈平时也忙,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到三个月,我妈就受不了,她说:“惨了惨了,这大好光阴都给虚度了。你说我年纪也不算大就过上了退休生活,完全没法适应啊,时间长了会不会得抑郁症啊?”不仅如此,真正和我妈相处下来,我才发现我妈是个极度缺爱的人。

  有段时间,咖啡厅在做推广,我每天早出晚归。早上,我妈送我出门,总是唉声叹气,觉得我一出门就是一整天,没时间陪她;晚上,我妈就算呵欠连天也要等我回来才肯睡,她说:“没跟你说两句话,总感觉不踏实。”

  为了让我妈不至于太失落,我让我妈去咖啡厅帮我,我妈这才神采奕奕起来。她每天在咖啡厅晃悠,给我收拾桌子、洗洗杯子。刚巧那段时间咖啡厅一个冲调师在追我,我妈知道后,异常失落,无比悲伤地说:“女儿长大了,终究是别人的,这往后我一个人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我只得不断安慰我妈,告诉她,我是她的女儿,永远都会陪着她,她才好一点。

  后来,我恋爱了,有时候约会晚了,我们也会在外面过夜,可第二天回到家,我妈势必会红着眼睛,哀怨地看着我,觉得我抛弃了她。我知道我妈缺乏安全感,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只有我,她希望我能陪着她,可我终究有自己的生活。

大庆癫痫靠谱的医院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02

  为了改变我妈的状态,我送她去家附近的中老年人俱乐部参加活动;又给她找了两个学音乐的学生去家里上课。可这些只能短暂转移我妈的注意力,之后,她又将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我身上,让我感到非常无奈,又不能责怪她什么。

  我将这甜蜜的负担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董欣,那段时间,董欣正在筹办开一家华人婚介所,她主动提出让我妈去帮忙,充实一下生活,我答应了。

  一开始,我妈只是在婚介所帮忙接待一下顾客。有一次我去婚介所接我妈下班,董欣趁机问我:“你有没有考虑给你妈介绍一个对象啊?要不要我在婚介所帮你留意一下?”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可董欣说,我妈年纪不大,后半生还长着,如果一个人孤苦地过下去实在是太可怜了,如果她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再婚后不仅有自己的生活,我也会轻松不少。

  虽然我当时拒绝了董欣的提议,但她的话却深深烙在了我的心里。回家后,我再三思量,我觉得董欣说得对,我妈跟了我爸那样的男人,怕是一辈子都没尝过被人爱的滋味。

  之后几天,我有意无意地试探我妈,她不仅不排斥,还说看到婚介所里,那些曾经跟她一样有过一段失败婚姻的人再次牵线成功,她是由衷感到高兴,还答应其中一个老乡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趁机提出,让我妈在婚介所也给自己找一个。我妈听了,明显一愣,只说:“年纪大了,没那个心思。”我妈说这话时格外落寞,我的心很疼很疼,想让她重获幸福的信念也越来越强烈。最终,我妈经不住我的鼓舞和念叨,答应试试看。

  晚上,我给董欣打了一个电话。董欣笑着说:“阿姨气质好,也不显老,在我们婚介所可吃香呢,好几个来登记报名相亲的人都打听过阿姨,你放心,我保证给阿姨把好关,给她介绍个最好的。”

  自从我妈松口愿意相亲处对象之后,她一下子成了婚介所的香馍馍,三天两头就有人跟董欣打听我妈,还有人直接拿着房产证、驾照等证件直接递到我妈面前,或者是请来亲戚朋友帮忙说亲,弄得我妈哭笑不得。

  我妈在这种热烈的追求中,渐渐找回了曾经在婚姻中失去的自信。她开始学着打扮自己,脸上也总是洋溢着微笑,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真心觉得幸福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等待。

  好景不长,我妈在陆续跟几个相亲对象见面之后,不是遇到了想吃软饭的小白脸,就是遇到忘不掉初恋的伤心男,我妈将这些男人一一PASS掉之后,只剩下戴叔叔了。

  戴叔叔出生在山西农村,不到20岁就在老家结婚生子。为了维持生计,他决定和老乡来新加坡淘金,然而,最终金没有淘到,只找到一个在饭店里负责倒泔水的工作。戴叔叔咬牙坚持了下来,借着经常出入后厨的机会,他跟着饭店几个厨师学会了做菜,还萌发了开饭店的念头。

  之后几年,他埋头苦干,竟真的开起了小饭馆,还将一直在农村务农的发妻接了过来,帮忙打理饭馆。两人起早贪黑,将饭馆一点点做成了大饭店,又投资了一家游乐场,赚了不少钱。眼看着儿子就要大学毕业,他们就可以将生意都交给儿子,夫妻俩安享晚年,谁料他妻子在这个时候被查出肺癌晚期,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戴叔叔悲痛欲绝,差点患上了抑郁症,家人希望他尽快走出伤痛,才让他来婚介所相亲。妈妈说:“老戴人倒是不错,踏实勤奋,对亡妻有情有义也不算坏事,可他却提出我要先去拜见他的亡妻才能跟他继续了解下去。你说这算咋回事?古代给人续弦,才会逢年过节跟原配三跪九叩。”

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只好劝我妈别着急,以后肯定还有更好的。但戴叔叔也不知怎么回事,经常喜欢找我妈聊天,总说我妈懂他的心思,他找我妈也不聊别的,就谈他的亡妻,说当年穷的时候亏待了她,后来他又一直忙于生意,忽视了亡妻……

  他通常和我妈一聊能聊一下午,我妈这人心软,看他可怜又不好拒绝,白白浪费了时间。

  03

  有一次,戴叔叔又打电话来约我妈聊天,我正要让我妈拒绝,一旁的董欣却拦住了我,对我妈说:“阿姨,你就把他约到徐凤的咖啡厅来,反正咱也没事,就当是给店里拉点生意,你看这里冷清的。”我本来不太赞同,但看着店里确实没生意,就默认了这个提议。

  戴叔叔很快就来了,他丝毫没有怀疑我妈将他约到咖啡厅的用心。为了感激我妈,他还特意点了店里最贵的一个下午茶套餐,临走前,他还点了两份简餐。一个下午花了100多新元(相当于人民币500元左右),但他的神情却很满足。

  董欣跟我邀功:“看吧,给你店里创收了,以后我那边的约会尽量安排到你这里来,你只要让你妈多出场几次就行了。”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听着我妈就像是个婚托一样啊?”董欣白了我一眼:“别败坏我的职业道德,我这还不是为你着想,反正约会总要吃点喝点,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利用好自己的资源。再说,让你妈在你眼皮底下相亲,你也能把关把关。”

  董欣说得在理,我没有反对的理由。

  这之后,在董欣的介绍下,店里的生意好了不少,但大多都是相亲的中老年人,毕竟稍微年轻一点的人群,他们相亲的目的更明确,喜欢去的地方也更多元化。

  但中老年人不一样,他们喜欢倾吐、聆听,一坐就是一天,说得多,茶水饮料也就要的多了。我特意针对这类人群修改了套餐,不仅有咖啡、三明治,还有红茶、绿茶,牛肉饭等等餐点。

  不知是董欣故意安排,还是形势使然,我妈成了这里面最受欢迎的人,我见过她一天内与三个不同的男人约会,想尽一切办法找话题聊。我妈平时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那些天她特别奇怪,不停地与人聊天,不停地喝咖啡。到了晚上,她累得看到我都不想说话了,但因为喝了咖啡,她又睡不着觉。

  好几次,我跟妈妈说:“你要是觉得累就别出去了,相亲这种事,宁缺勿滥。”可第二天早上,我妈必定又收拾得神清气爽地出门了。她与很多很多的男人相过亲,有未婚的、有已婚的;有大学教授,有建筑老板,我妈虽然跟他们约会,却从来没有和谁真正交往过。

  有一次,我妈和一个宣称是大学老师的男子相亲,对方自称45岁,一直未婚,看上去斯文有礼貌。可没多久,我就听到大厅里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看向我妈坐的那个方向。我立马起身,冲了过去。

  原来,此人假正经,对我妈毛手毛脚。我妈气得骂了他,他就动了手。我直接操起桌上的红酒瓶,“啪”一下砸碎,作势就要捅过去。这个男人秒怂,丢下一句“和你没完”,拿起包就跑了。

  事后,我妈说我太冲动,会破坏店里的形象。我由于气愤,还一直责备我妈,什么人都敢约。我妈不断跟我道歉,说下次不会了。

  在我妈马不停蹄地“相亲”之下,咖啡厅的盈利噌噌上来了,按人均一份30-40新元的价格,我一天能赚800新元左右。除去人工和材料成本,我能获得近一半的利润。对此,我妈功不可没。有时候,我站在吧台看着我妈和不同的男人交流,我突然觉得她特别像是一个“婚托”,而我就是那个幕后操纵的黑心老板,也许还有董欣。

  很快,一个男人发现了真相,直接找上门来了。他跟我妈来店里消费过几次,我妈对他的印象不是蛮好,后来就断了联系。谁料这天,这个男人看到我妈又在和人相亲,直接冲过去嚷嚷:“这就是个婚托儿,我观察她几天了,她跟这家店的老板是母女关系,她根本不是要相亲找对象,而是为了给女癫痫病发作时如何帮助患者减轻伤害儿拉生意。”

  我妈一辈子为人师表,被人当众拆穿,脸色非常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又怕影响我的生意,她连连道歉,把这个男人带出店外。我想过去给她解围,她却用眼神严厉地阻止了我。

  没多久,我妈红着眼睛回来了,我猜她一定是受了委屈,便想冲出去找那个男人。我妈却拉住我:“事情已经解决了,别再闹了。”我问她怎么解决的,她无所谓地说:“就是还了几杯咖啡钱给他而已,你别担心了,都过去了。”

  04

  好在这样的现象并没有持续下去,我妈也学聪明了,不再一天到晚相亲,反而和婚介所里的一些女性朋友打成一片,有事没事来我店里喝下午茶。人多的时候,我妈竟一次喊来了30多个老头老太太,大家吃吃喝喝玩了一下午,消费了不少。

  我偷偷问我妈:“这么多人,费用怎么算啊?”我妈告诉我:“早就说好了,大家AA制。”可结账时,服务员小林偷偷告诉我:“刚刚阿姨来付了400多新元呢。其他人都说谢谢她,该不会是阿姨请客吧?”

  晚上,我回家问我妈,她却说:“我把钱从他们那里收起来,一起送给小林的,免得你们还要一个一个去收钱,麻烦。”

  我给我妈送去一个大大的熊抱,夸我妈帮我创造了一大笔收入,我妈对我笑笑。

  这之后,我妈时而在我店里相亲,时而带群朋友在店里聚会。有了她的带动,店里的回头客渐渐多了起来。

  2018年3月,一个倒卖黄金首饰的许老板找到我,希望在我店里布置一个求婚仪式。我问了半天,才知道他要求婚的对象是我妈。

  我想起来,许老板跟我妈约过几次会,每次都在我的店里,他几次跟我妈表达爱意,说我妈的气质和谈吐都很好,希望我妈考虑一下他。他并不知道我和我妈的关系,只觉得我妈每次都来这家咖啡厅,一定非常喜欢这里。

  我知道我妈无心于他,但许老板当场拿出4000块新币(人民币约合2万元)的定金,希望包下咖啡厅,还说将一切交给我包办,事后还有不菲的小费。急需用钱的我,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随后,我按照我妈的喜好,把咖啡厅装扮成玫瑰花海,还请来乐队助兴,我妈全程被蒙在鼓里。直到许老板突然出现,拿着玫瑰走到她的面前时,我妈才意识到什么,满脸尴尬,僵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出卖了我妈的感觉。我觉得此时我应该不要咖啡厅,不要许老板的钱,冲上去拥抱住我妈,跟她忏悔,跟她道歉。

  事实上,我却依旧如同旁观者一样,和周围人一起起哄,还喊着:“答应他、答应他。”我妈也许不想大家难堪,微笑地接过了花,但还是温婉礼貌地拒绝了许老板。好在许老板自知强扭的瓜不甜,很快就适可而止。但他还是以聚会的名义,请了很多朋友来店里吃点心、喝下午茶,毕竟这些都是花了钱的。

  晚上,我小心翼翼地回到家,以为妈妈会对我破口大骂,可她却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空叹息。见我回来,她去厨房热了一碗汤端给我喝。我因为内疚,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忙转身抱着我妈说:“妈,你骂我吧,你打我吧。”

怎样知道自己得了癫痫病?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妈却摇摇头说:“要怪就怪我,是我没帮到你。”那天晚上,我妈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对我说:“我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再加上我这些年的存款,足够你还清贷款了。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别瞒着我了。你也别总说自己不愿意啃老,妈就你这一个女儿,钱不给你给谁?你也别担心妈,妈有退休金,足够了。再说你也不会抛下我不管,不是吗?”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我妈早就从董欣那里知道了我的事情。

  05

  两年前,我被咖啡厅的合伙人欺骗,他卷走了所有的钱,不知所踪。我是咖啡厅的法人代表,从房租到贷款,所有的债务都是我出面处理。我因此欠下了一屁股债,最窘迫的时候,我的咖啡厅被几个追债的人围住,我躲在吧台底下不敢出来,直到下半夜才偷偷溜回家。

  我也想过放弃,带着我妈躲回国内。可是我不甘心,我苦苦支撑着,想靠自己的力量将咖啡厅经营起来。我请不起人,只能事事亲力亲为。我跟几个朋友借了钱,又硬着头皮去银行抵押了咖啡厅。

  好巧不巧的是,我在银行办理抵押贷款的业务员是我男朋友的妈,她知道我负债累累之后,勒令男朋友跟我分手。男朋友是个妈宝男,对妈妈的话惟命是从,果断与我分了手。

  那段时间,我心力交瘁。我知道我妈手里有一笔存款,只要我开口,她一定会毫无保留地给我。但那是她的养老钱,即便最穷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问我妈要这笔钱,我害怕我拿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啃老族。好在我一直坚持咬牙收拾之前的烂摊子,只需每个月固定向银行还一大笔钱,就能度过这个难关。

  谁知,我妈在一次给我收拾房间时,不小心看到了我的贷款记录,被上面的巨额数字惊呆了,急急忙忙找到董欣了解状况。董欣见瞒不下去了,才将真相告知我妈。我妈心疼我,将所有的钱都取出,准备拿给我时,她却犹豫了。

  我妈知道,如果她直接将给我,我一定会拒绝,一定会无地自容。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要强的孩子,如果遇到什么好事,势必会以最快的速度告诉她,好让她跟着我一起开心;但如果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一定会独自承担,从不找她诉苦。她还跟董欣说:“如果是别人家的女儿,我一定觉得她很乖很懂事,可这是自己的女儿,我只觉得心疼。”

  所以,当董欣提出让我妈带相亲对象去店里消费的时候,她果断答应了,甚至有时候还主动请别人来店里坐坐,用她自己的钱去买单,变相的接济我。觉得这些还不够,从来不爱交际的她开始频频结交朋友,真真假假地带他们到我的店消费。为了不被看出端倪,她有时还自己出钱请客。

  我说:“妈,你真傻。”我妈却摇摇头:“我带她们去吃一次,虽然花了不少钱,但你这个店经营得好,她们还会去第二次、第三次,我这是帮你宣传一下而已。”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躺在床上聊了很多,我一直都知道我妈爱我,却从没想过她对我的爱要比我想象中更多,她宁可自己受尽委屈,也要让我过得好一点,并用这样的方式来维护我自认为的自尊。

  第二天,我决定接受我妈的好意,用她给我的那笔钱将贷款还清。唯有这样,我才没有辜负我妈的爱,也时时警醒着自己,有更强的动力去创造未来。

  如今,无债一身轻的我,在打理咖啡馆生意的时候,也越来越从容。赚了钱之后,我重新规划了店里的设计和风格,变成文艺风,还颇受附近一些白领和大学生的欢迎。店里还开通了外卖服务,网上点单接踵而至。

  现在,我妈依旧偶尔会在我店里相相亲。当然,这次,她是为了自己。

  作者:徐凤  咖啡厅老板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