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品味遗憾作文600字

人不可能十全十美,做的事情也一样,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体味到一种感受叫做遗憾。我们可能会因为一点小小的瑕疵而失败,或者是在成功以后发现其实有些地方可以很好,这就是遗憾,遗憾的感情会让我们整个人处在一种极度后悔的状态下,看起来似乎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但事实上,这是我们成长的一个必须修建的桥梁。

遗憾,往往是因为我们不够完美才会萌发出的感情,所以拥有遗憾,你才会有前进的空间。一个同学考了100分,对于他而言,他没有遗憾,所以当然他就会变得很放松,同样的,另一个同学考了97分,但错的原因居然是她把对的改成了错的,那么可想而知,这位同学的遗憾有多大,于是她发奋图强,告诉自己,下次一定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这就是二者的差距,一个是没作文有遗憾,另一个遗憾万分,谁又知道下次考试谁会变成谁呢?

遗憾,有时也是因为自己错了错事却不知道,很久以后才感觉到遗憾,这些事情,往往都是激励我们一些人生道理的篇章。一对要好的朋友,10年情谊,结果因为a同学的一句玩笑走向崩裂,也许当时a同学想的是我不就开了一个玩笑,他竟然和我绝交了,可是b同学想的是你竟然和我开玩笑,还不允许我说两句了,于是二人的友谊崩塌后等到1年甚至5年后再回想起来,才发现原来这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多年以后才知道原来朋友之间需要的是宽容对待。

遗憾可以让我们前进,遗憾可以让我们明白人生的道理,但是,我们终究希望不留遗憾,所以在我们经历过遗憾之后,就不要在让遗憾就在我们心中了,遗憾,是人生最大的折磨!

曾经以为,有遗憾是多么不好的事情。可是那次,我似乎明白了,有着遗憾的人生才算完整,有了遗憾,人们才有值得回忆的东西萦绕在心头,悟出一次次真理。

是四年级的时候吧,学校组织了一场比赛,是乐器比赛,当时我正在学琴,于是就报了名。学琴也学得不是很熟,为了在第一次海选弹好,我每天都费劲的背谱,我这次是拼尽全力的去弹好。海选比赛如期而至。站在教室外,我的心砰砰直跳,暗癫痫一次发生以后会有吗?自为自己打气。到我了,我轻飘飘的走过去,来到琴前,脑袋思索了一遍,便开始弹了起来。“可以了。”还没弹完,老师便止住。我连忙停了下来,步子匆匆的跑了出去。我到底弹没弹好?弹错了没有?一路上我就一直担心。终于第二天,公告出来。我激动的上前去看,有我!当时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就觉得心里满满的,有种要溢出来的甜。

第一次海选通过了,还要进行第二轮选拔,过了第二轮就会到总决赛。作文我每天都练琴,想要弹得更好,想要进总决赛。第二轮选拔来了。又一次站在教室外,心情更加忐忑。到我了。我的脚有些发麻,慢慢的走到琴前。长呼一口气,便开始弹起来。没过多久,老师便又叫住我:“可以了。”我连忙停住,离开了教室。我总体感觉还可以,这也是我拼尽全力的去弹了。公告又一次出来,我再激动的去看,可是却没有我的名字。我的心一下落了下来,一直落一直落,落到了谷底。很失望,对自己很失望。或许我再努力点,我就可以进了?我弹得是不是很不好?

当时的我一直很失落,两三天做什么都没精神,心里还惦记着。慢慢地我释然了。虽然很遗憾,但却又有些小开心。这次的遗憾,让我明白了珍贵的道理。

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会有挫折来考验你的。有些事情没有完成虽然很遗憾,但是只要你努力过、奋斗过,那就行了。要以平常心来看待遗憾。人生也就是一个奋斗的过程罢了。

大师的作品经常留白,容易使人忽略想象。人生的魅力许多时候不在于完美,而在于对遗憾的品味。

西楚霸王项羽破釜沉舟,造就一帆宏伟蓝图。可他有勇无谋,最终乌江自刎,了却辉煌一生。项羽自刎确为一大憾事!如果他当时能够忍辱负重,退回江东,再整旗鼓,那么卷土重来也就是一个未知数了,也许历史将会被改写,那个泱泱大汉王朝恐怕也不能长远安然吧!但就是项羽的放弃,我们领略到了“江东子弟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的惋惜与“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刚强。

项羽未能完成他的伟业,对他来说,这是人生的失败,使得他放弃了生人希湖北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望,面对那奔流不息的乌江之水,壮志未酬,一把长剑了却余生,把遗憾带到灵魂中。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美绝恋,自古至今都被人传颂。他们生无法在一起,甘愿去死,化为蝴蝶,自由自在,不再受任何阻碍与羁绊。人们为梁山伯与祝英台为爱双双赴死感到遗憾,但他们化为飞蝶,漫飞天际的唯美却使人们千古传颂,为之感慨,为之惊叹。倘若他们并未化为蝴蝶,比翼双飞,填补了这遗憾,那恐怕今日之人在捕蝶后便不会作文又放了它吧!

历史的遗憾已无法弥补,但现实的遗憾却可以补偿。

有位作家曾经说过:“人生有三种遗憾,即完成心愿,不能完成心愿和没有心愿。”

当一个人完成心愿后,他首先有的是满足感,因为他已达到他心中理想的结果,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但这种满足感紧接着的便是空虚感。他达到了目标,也就失去了目标,从此便无所事事,冷寂孤独的生活。所以许多时候,失去遗憾达到完美,未必就是真正的完美,因为他有了一个更大的遗憾——没有遗憾。

但倘若一个人拥有目标,也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却永远无法达成心愿,那么这类人只会显得徒劳无功,但仍然有人如此去做,所以许多人便经常说一句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那是因为他的愿望还未实现。

可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心愿是什么,甚至没有心愿,那么这种遗憾便是最可怜的遗憾,因为他没有自己的目标,他毫无感觉,如同一架“木乃伊”,行尸走肉般地生活在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里。

人生绝不会完美无瑕,遗憾是常客,但也绝不能毫无目的,浑浑噩噩的生活在世间。品味遗憾,便是品味人生。

在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遗憾。这些遗憾会帮助我们改正错误,伴随着我们成长,让我们的将来更加美好。其中,有一件事让我很遗憾,不能忘怀。

在寒假里的一天,我脚穿棉鞋,不慎摔了一跤,棉鞋被我摔了一个大口子,正好爸爸在家,我就请求老爸,让他和我一起去补鞋。

于是,我们换了双南宁专业癫痫治疗医院有哪些鞋子,就走去街上帮我补鞋。一走出家门,就感觉寒风刺骨。我和爸爸走在街上,风打在脸上像被刀割一样疼痛。一阵风吹来,满地的灰尘纷纷在天上飞扬,使人睁不开眼。街上的人很少,但我们还是在找补鞋的人。

找了半天,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补鞋的人。当我们找到他时,他已在整理东西,正准备回家。我和爸爸连忙跑过去。

补鞋的人是一位老人。我仔细的打量了他:黝黑的皮肤,满脸的皱纹,脸上的灰尘掩盖不了他的疲惫。

爸爸对他说:“老人家,能为我儿子补下鞋吗?”老人爽快地就答应了。

老人接作文过鞋,便用他熟练的技师补起鞋来,他一针一针都补得很认真,等快要补完的时候,他却又回过去再补了一遍。一边补还一边说,“小孩穿的鞋不紧不行。”而我却很不爽,还在心里说他:“切,你不就想多要点钱吗,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着呢,用不着这样。

不一会儿,鞋就补完了,当爸爸问他要多少钱时,而我去还在心里这样骂他,那样骂他,他却很镇定的伸出了两个指头,说:“2元。爸爸又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帮人补鞋,老人的话却出乎我的意料,他说:“还不是想为大家图个方便。”我被他的话震惊了。接着,我有无数次想要和他说声对不起,但是我不敢。在回家的路上,老人的话久久在我的脑中回荡。

第二天,我来到老人昨天补鞋的地方,想找他说声对不起,但他却已经不在那了。这时,一股遗憾之情涌上心头。对他没有道歉而感到遗憾。

这件事,让我到现在都不能忘怀,但它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伴随着我成长。

晓风拂面,温柔地吹动着窗前风铃,唱出悦耳的歌。铃声有节奏的拍打着我的心,似乎想将我深埋在心底的秘密给敲出来,听到铃声,我的心软化了,忆起了那个我一直不愿回忆的遗憾。

那是我小学六年级所发生的事。那是一个星期五,六(1)班和六(2)班一起上课的日子,我、小芳、小婷又坐到了好友小涵的身边。我们四个一直都是好朋友,虽然我们有时不在一个班牡丹江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内,我们的关系依然亲密无间。上课时,我们四个共拿一个课桌,趁老师不注意时,搞点小动作,那一天的我不知怎么了,一下课就拉着小芳往楼下跑,这时小涵追过来了,似乎要问我什么事情,但是我没理她,一个劲的拉着小芳往前跑,小涵好不容易追上我,并拉住我,刚要问我什么事,就被我的下一个动作,下一句话给气跑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发了什么疯。只记得小涵一拉住我,我就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并说:“现在你,小涵已经不是我的朋友,我们的关系形如这张纸!”说完,便将纸撕成两半给扔了,小涵然后便说了一句:“好。”便走了,以下的事,我就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打那以后,我和小涵遇见的时候,形同陌路,我们的关系被我一手给斩断了,我到现在还是想不出当时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只知道,我伤作文害了一个人,一个我重视的人。后来,中考以后,大家四散而去,我亦失去了她的消息,我开始逼迫自己忘记那个我年少时犯下的大错,我以为自己怎么了,但当我再次见到她时,那个记忆一下子涌上来了,我想向她道歉,但不知怎么的,就是开不了口,我也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怕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是冷漠,而不是昔日的快乐,一路上我都在犹豫要不要道歉,直到她下了车,我的歉意依旧没有说出口,我知道自己又丧失了一次弥补这个遗憾的机会,当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向她道歉时,我再次失去了她的消息,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机会向她道歉,但我知道,年少时所犯的错误,所形成的那个遗憾,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每当听到风铃的声响,我总会忆起那个遗憾。

人活一世,总有遗憾。不要为遗憾伤心,而是应该学会品味遗憾。品味遗憾,会让你更加珍惜现在所有;品味遗憾,会让你更加体会它的味道;品味遗憾,会让你发现它的美丽。遗憾之美,就如同:漫步高山流水之间,你会觉得世界是多么空灵和纯洁;遗憾之美,就如同:涉足荒野沙漠之中,你会感到胸怀是多么豁达和宽广。品味遗憾,就是期冀人生的壮美。

执手遗憾,感受遗憾,品味遗憾,珍藏遗憾,用心灵静静地听,学会人生不留遗憾。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