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第一章 恐龙向菜鸟问好【简单的喜欢你】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第一章  恐龙向菜鸟问好

双鱼座的女生丁小寒最讨厌的就是生物课。

偏偏下午第一节就是生物课。

和罗独独打了一个中午的羽毛球,阳光灿烂的好心情随着上课铃声灰飞烟灭。

教生物的是全校最老的老头,人称“布丁”的赵。布丁有雪白而稀疏的头发,

可能都是阳光惹的祸,太阳太好啦,根本就不是关在教室里读书的日子。大家都没法收收

心,教室里全是窃窃私语的声音,此起彼伏。丁小寒却来了精神,她希望看到班长李逊白再次

发威,她相信李逊白会有办法。

“变态哦,”丁小寒在心里傻傻地笑着,“竟然喜欢看别人发脾气!”

想起那一次,维丹利在生物课上闹得实在有点疯狂,李逊白警告他两次,维丹利继续闹,

结果,全班人――包括布丁爷爷――目瞪口呆地看到,维丹利像头即将开宰的,双脚离地,

双手弯举,腰背呈弓形,他嘴里叫着“哎哎――”,被迅速拎出了教室,而抓住维丹利脖子的,

便是一脸怒容、失去了所有耐心的大班长――李逊白!

高大的李逊白拎着瘦小的维丹利――你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

全班男生像是进了冰窟,直哈冷气:“滋――”

女生的反应却正好相反,她们兴奋得满脸通红,一言不发,个个出神地盯视着酷哥班长,李逊白在女生心目中的积分在继续飚升。

布丁爷爷那时暂时停止了授课,依然面带微笑看着下面的,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李逊白把维丹利扔在教室外面之后,回到教室,砰地关上门,对布丁爷爷说:“老师,继续上课。”

……

果然,李逊白咳嗽一声,跟班主任来了的效果差不多。

布丁爷爷就说:“现在,我们来复习一下细胞的知识,请看看细胞的挂图。”

说着,就走到讲台前拿起一张折起的大纸,刷地抖开来,然后,转过身,仰头看看黑板,好象在考虑把挂图挂在什么地方。

这时大多数人比较注意到的是布丁爷爷那圆溜溜、光亮亮的秃顶。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无助。

李逊白这时走到讲台上,接过布丁爷爷手中的挂图,很快就把它挂在了黑板右端。

当李逊白在用力按图钉的时候,他的背影显得有力而坚实,全班都鸦雀无声,静静地看着班长的背影――它似乎透射出一股威力。

李逊白毫无知觉,他挂好图,后退了两步,看看无大恙,便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

布丁爷爷用他粗大的食指点着花花绿绿的挂图说:“你们看,这就是细胞核……”

下面有人小声议论说:“嘻嘻――,跟切开的水果一样的哦,好谗!”

布丁爷爷刚把课讲完,下课铃就响了――大概每个老都具备这种神奇的本领吧!

坐了整整50分钟,大家都急不可耐地朝教室外面跑,布丁爷爷收拾着桌上的课本和本子,他小孩因发烧引起的抽搐刚回头,就看见有人替他取下了挂图,取图的人把挂图折好,又恭敬地递到他手里:“老师,给!”

是维丹利。

布丁爷爷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他依然微笑着,接过挂图,点点他的半秃的花白脑袋,嘴里发出一句表示谢意的招呼:“哎――”

布丁爷爷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被几个男生围住了,他们正在议论关于生化武器的问题,其中就有李逊白和维丹利。

几个女生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聊天,从男生那里传过来布丁爷爷的话音:“……所以说21世纪是生物时代么,像你们这些最优秀的学生应该去报考生物学专业……”

布丁爷爷好象有点激动的样子,这从他放大了的嗓音中听得出来。

细心的女生发现了。

“咦?布丁爷爷也会这么激动地说话哦!”

丁小寒放眼望过去,正好看见李逊白的侧影,他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布丁爷爷说话,她甚至看见了李逊白额前那一缕头发竟然有些微的蜷曲……

丁小寒想着李逊白的头发,竟出了神,直到身旁的罗独独又是拉她的衣服,又是捏她的肉,她才回过神来――

这时,校团委书记毕琪已站在她们面前了。

毕琪今天穿了一件米色半长的风衣,风衣里衬着大红的兔毛衫,平时随意束起的马尾也散披在肩上,头上 还 卡了一个黑色的发箍。

罗独独两眼发直地盯着毕琪的新装扮,毕琪忍不住开口了:

“罗独独,你在看什么?”

“哦――”罗独独吓了一小跳,立刻调动起刚才所有僵死的神经,笑语嫣嫣地用她那唱歌一般的嗓音说,“毕老师,你今天好飘飘哦,我都看呆了耶!”

故意发嗲,是每个女孩子都掌握得透透的好本领。

“是啊,颜色搭配得很合适哎!”丁小寒想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说。

说完,她 还 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说错话呢?

“得了,别拍老师马屁了!”毕琪装作呵斥的样子,但笑容已抑制不住地荡漾在脸上了。

丁小寒这时也放心了。

“好了谈正事吧。罗独独,你通知李逊白一下,下午4点半到会议室去开个会!别忘了哦,4点半!”

听到李逊白这个名字,丁小寒忽然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脸也莫名其妙地热了起来, 还 好,没有人注意她。

罗独独追在毕琪后边追问:“是什么事啊毕老师?”

丁小寒心头有点酸酸的感觉。

李逊白不仅是班长, 还 是校学生会主席,罗独独是校团委宣传委员,兼广播站的DJ。学生会和团委本来是两摊子,自从毕琪来了之后,她一手同时抓两摊子的工作,每次开会往往把两帮人马都叫齐,丁小寒经常眼睁睁地看着同桌罗独独和李逊白在一起“讨论工作”,甚至放学后他们 还 一起聚集在毕琪的办公室“开会”。

她感到失落已经不是了。

更让她失落的是,有时她和罗独独走在一起,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遇到李逊白,李逊白的招呼似乎只是对着罗独独一个人的。治疗癫痫用哪些药好p>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又看看周围,罗独独追着毕琪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决定回教室了,临走前又忍不住望了刚才李逊白站的位置一眼,那帮男生依然 还 围在那里唧唧喳喳地说着什么,声音很大,好象话题也转移了,她只听见“QQ号”、“黑客”等几个词语。

丁小寒开始幻想:不知道李逊白上不上网呢?要是也上的话,那……

就这样做着白日梦回到座位上,第二节上课铃响了起来。

她看见刚才走廊上那帮男生涌了进来,不过,在她眼里,只有李逊白一个人的形象是清晰

的。令她感到痛苦的是,李逊白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

罗独独气喘吁吁地赶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丁小寒旁边。丁小寒收起心思来嘲笑她:“看你,就跑反一样!”

罗独独扬起眉头,正要和丁小寒说什么,这时,政治老师老田走了进来。

政治课是一成不变的枯燥和无聊,于是丁小寒又和同桌的罗独独又玩起了传纸条的游戏,她们把这叫做“CLASS CHAT ROOM”。

罗独独在纸条上写上:告诉你一个比天 还 大的好消息,BM网站的人要来我们啦!

丁小寒看了纸条,心想,原来是这样。不过,BM的人来,只是和你们这些“高官”举行“峰会”而已。想到这里,她倍感辛酸,不过,她的笔下却违心地出现了一个表示很开心的网络符号――*0*!

其实,她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去上一下MB。一个月前,她偶然在《少女》上看到一篇介绍MB的文章,她才知道本市有一家名气很响的中学生网站――“蓝(BLUE ROOM)”,而最让她心动的是BM的CEO说的一段话:

让所有中学生――

想学习的有地方学习;

想发泄的有地方发泄;

想猎奇的有地方猎奇;

想交友的有地方交友。

想倾诉的有人聆听;

想卖帅的有人欣赏;

想摆酷的有人挑战;

想耍人的有人奉陪……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长大。

这时,罗独独又把纸条传了过来,丁小寒看见她在上面写了一个8位数的阿拉伯字母,立即明白了这是什么,于是就刷刷地写上:

原来你也有QQ了?

罗独独回答她:嘻嘻,别忘了上网找我。

丁小寒有点好笑:找你个大头啊,我们不是天天见面吗?

其实,天天见面的又怎样呢?丁小寒有许多小秘密都不会去告诉罗独独的,比如她对李逊白的感情,从初中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年了,她一直就这么憋闷在心里,搞得自己时常郁郁寡欢的。

身边也不是没有早恋的“榜样”,可是,丁小寒万万不敢。她从小就是个特别听话、特守规矩的小孩,老师和家长总是说“中学生不能早恋”、“早恋会影响前途”、“早恋决无好下场”等等,她当然是会听的了!

再说――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凭着女孩子的直觉,她认为即使去向杭州癫痫病到哪治比较好李逊白表白什么的话,只会遭到拒绝。

“他是那么出色,而我是这么平凡,从外表到成绩、才华,我哪一点能和他匹配?”

她时常这样问自己。

不是没有努力过,就像在一本书中看到的――“跟上优秀男孩的步伐”,可是,她实践之后才知道,她再怎么拼命,也追不上李逊白的步伐的!

她很羡慕罗独独,在她心中,罗独独是个完美的女孩,她长相靓丽,多才多艺,成绩一流,性格永远是那样开朗,不像她,心里总是别别扭扭、疙里疙瘩的。

每一次当她看见罗独独和李逊白在一起“亲密接触”的时候,她就战战兢兢地想:完了完了,李逊白一定会爱上罗独独!

她甚至 还 想过,如果自己是李逊白,一定也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上罗独独的!

她一直在悄悄关注着李逊白和罗独独的关系――尽管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阴暗。

不过,至今为止,她 还 没发现什么。

这让她放心,又让她担心。

她有时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都说双鱼座是个多情的星座,想到这点,她便要哀叹着自己的不幸。

放学的时候,她看着罗独独和李逊白一起走了,便慢吞吞地在他俩后边远远地跟着,看着他俩有说有笑地走在前面,她不禁咬紧了嘴唇……

回到家,丁小寒连作业也没顾上去做,就拨号上了网。

今天不知为什么,她好象在有点赌气一般,没去BM,而去了“乐趣园”。

在“乐趣园”,她像一只蜻蜓一般,东逛逛、西望望,总是有点心不在焉,那些平时看起来趣味横生的帖子,现在一张都看不到底了。

于是就去搜藏夹里找好玩的东西,找到了上次玩过的“阿贵网站”,第N次看了阿贵老妈如何整蛊阿泰人寿的金牌推销员,然后又第N次看了阿贵和老妈一起去吃霸王餐,终于把自己给逗笑起来。

看完阿贵的FLASH动画,她又玩起了FLASH游戏“阿贵跳舞”。她选择了摇滚乐,让扎着裤腿、张着小脚的阿贵跳起了现代劲舞,笑得眼泪都要冒出来。

这时,她发现有人在QQ上呼她,是一个叫“灰灰快跑”的人。

她有点费解――这是谁?

可是,几秒钟之后,她恍然大悟――罗独独!

今天上政治课的时候,她和罗独独玩“CLASS CHAT ROOM”,罗独独把她的QQ号和网名都写给了她。

她心里不禁一阵乱跳,看看手腕上的表――难道,“高官们”和BM的“峰会”已结束了?

差不多吧,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了。

她应了罗独独。

“死恐龙,死哪里了?”罗独独一来就气势汹汹。

丁小寒在QQ上的网名是“动感恐龙”,她早就告诉了罗独独。

她让惯了罗独独的,就懒得跟她吵,只是幽幽地问了一句――“IT峰会结束啦?”

“我现在是在学校的微机房里。”罗独独答非所问。

癫痫可以手术治疗吗>学校?

丁小寒敲击键盘的手不禁停了下来――他是不是也在呢?

心里又是一阵别别的乱跳。

“我在教李用QQ。”罗独独继续打来信息。

丁小寒下午在学校时 还 曾梦想过会有这样的机会――她在电脑的这端,而他在电脑那端,他们在网上自由地交谈……

但梦想之后,她嘲笑自己是白痴加花痴。

可是,梦想是可以成真的!

“是李逊白大主席吗?”她按了按心脏,然后才缓缓地打上这几个字。

“废话!”

丁小寒苦笑――这是专横的罗独独常对她用的口头禅。

“哦,李大菜鸟说向你问好。”

不用看,丁小寒就能想象得出来罗独独打这句话时的表情,一定是嘴角上翘,露出一点点小豁牙外加一点点揶揄的样子。

“那替恐龙向菜鸟问好!”丁小寒忽然也变得顽皮起来,她对自己的变化感到高兴。

那边半天没有信息发过来,丁小寒心头有点发紧――难道自己又说错什么了吗?

想不到,屏幕上竟出现了这样的一行字:“初来乍到,请多多照顾!”

丁小寒愣了――怎么看,也不像是罗独独说话的口气啊!

“你是李逊白?”她试探地问。

对方只打了一个“是。”

“你会打字?”她又问。

“小看我。”

“那你也会上网?”她又问了一个蠢蠢的问题。

“当然会。”李逊白简短的回答方式使丁小寒疑心他在不高兴。

“不过,一直都不会用QQ。”李逊白主动告诉她。

她很开心:“今天学会了?”

“是。”

到现在,丁小寒才发觉李逊白最喜欢用这个字――“是”。

忽然,屏幕上出现了一朵红玫瑰。

丁小寒再次愣住。

接着,又出现一个青苹果。

源源不断的东西蜂涌而来,有眼镜、老爷爷和老奶奶、戴着大墨镜的人头、茶杯、小猫、铅笔……

丁小寒好不容易才凑个空子打上一连串问号:“?????”

“嘻嘻~~”对方一笑,丁小寒就知道那边又换了罗独独。

只有罗独独才会这么好动,她几乎把聊天系统内储存的所有“东西”都翻了出来。

丁小寒也动了一下系统的“动作”,结果,屏幕上出现――

“动感恐龙一拳打在灰灰快跑肚皮上,好爽!”

丁小寒在屏幕前哗哗地笑,她猜到罗独独也在那边笑。

只是,不知道李逊白的表情是怎样的?

“偶要下了,微机老师在外面催。”灰灰快跑告诉她。

丁小寒在吃饭的时候, 还 沉浸在喜悦的心情中。

想到两个人在网上疯狂的样子被李逊白看到了,她心里竟有着说不出的快活。

© wx.xzrfu.com  外国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